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恐怖 > 鬼將禍

更新時間︰2019-10-12 13:35:18

鬼將禍 連載中

鬼將禍

來源︰掌中雲 作者︰浮夢流年 分類︰恐怖 主角︰夏一天

小說主人公是夏一天的書名叫《鬼將禍》,它的作者是浮夢流年所編寫的靈異驚悚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我從出生前就給人算計了,五陰俱全,天生招厲鬼,懂行的先生說我活不過七歲,死後是要給人養成血衣小鬼害人的。外婆為了救我,給我娶了童養媳,讓我過起了安生日子,雖然後來我發現媳婦姐姐不是人……從小苟延饞喘的...展開

本書標簽︰ 搞笑小說 鬼怪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鬼將禍 第四章︰陰魂 免費試讀

“天哥!”郁小雪劇烈的顫抖著,我能感受到她渾身的冰涼。

不過少女的體溫和胸前鼓起的情懷,讓我尷尬的正準備要安慰兩句,可門突然就像是被人再次推開了一樣,敞開了!

媳婦姐姐急促的拉著我的衣角,我驚得立刻站了起來,甚至也拉著郁小雪後退了兩步。

門外,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住了一群人,無一不是面帶菜色,臉色鐵青,難道她們兩天沒吃飯了?我腹誹的想到。

可這些人我認識,那都是屯里的叔叔嬸嬸,甚至有不少是兒童。

年輕人出去打工的多,大部分是中老年人和兒童。

他們都一起來上香?

很快,原本臉上還有點溫度的我表情慢慢的僵硬了下來,因為這些人沒有再上前一步的打算。

“李叔、李嬸,你們來上香呀?”我平復了下心中的恐懼,隔著老遠就問著站在人群中間的一對中年夫婦。

讓我感到心中涼意陡升的是,李叔和李嬸根本像是沒有听到我說話一樣,怔怔看著盆里的香火。

而幾個孩子正吸著手指,一副吃到糖果的模樣,咯咯的笑著,在我看來,笑容陰慘慘的,滲人。

難道…

我心髒狂跳起來,寒意仿佛四處宣泄般朝我涌來,我發現腿肚子在情不自禁的發抖,因為這些讓我從來不相信的東西現在正沖刷著我的神經。

“天…天哥…他們…他們不會進來上香的,因為到我燒香的時候,他們才站在門口看我燒,香一滅他們就走了,我叫他們也不答應…”郁小雪結結巴巴的和我說道,臉上早就嚇成了白紙。

听完,我腦子像是轟的一聲炸了鍋︰我說郁小雪呀,郁小雪,我該說你是天真單純呢,還是該說你神經粗大沒腦子?香燒得這麼快你都沒發現有什麼不妥麼?正是你眼前那群‘東西’在吃呀!

我陷入了兩難,香火不能絕,可一燒香,就會引來這群‘髒東西’我以前沒有見過鬼,但現在,一下子就讓我見到了一群!

“你能看見他們?”

郁小雪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嗯!”

“你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我疑惑的盯著郁小雪,說不出話來,這丫頭得多大的腦神經呀!

郁小雪先是搖搖頭,隨後仿佛明白了過來,手捂住了嘴巴,說不出半句話來。

也別說郁小雪會這樣,就算是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鬼東西。

媳婦姐姐拽著我的衣角,這次根本沒有放開的跡象,我一步都不能往前踏,當然,我也不敢靠近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瞅著他們享受這里的香火。

听外婆說,接觸陰魂的人輕者大病,重者失魂,我以前是接觸的陰魂多了,才時常大病一場。

隨著三支香滅了燒得最快那支,他們中的幾個也開始緩緩扭頭看向了我和郁小雪,似乎想走進來,不過好像又有什麼東西把他們擋在門口。

“天哥,我爸的魂也在外面了,可我這兩天怎麼叫他都不理我,我一靠近他就走了…回家也是,明明看到他站門口,跑回家他就躲著我…”郁小雪眼圈泛紅,不知所措的說道。

郁根叔的陰魂確實站在了外面,沒入了人群中,離著相對較遠。

我看郁小雪已經有了精神崩潰的跡象,心中吃了一驚,看來她不完全是天真單純,而是之前遇到什麼難以介懷的事情,導致她有一段重要的記憶錯開,讓她認知有些偏差。

我開始想起了張一蛋,就扯開了話題問她︰“你一蛋哥呢?有沒有看見他?”

郁小雪听我問起,才回過神來︰“婆婆去世那天,蛋哥帶著嫂子出了村子就沒回來。”

我一听松了口氣,但又再次的失神︰一蛋帶著他老婆?那為什麼自己進村的半道上看到他一個人?這可是離著他出村子有兩天了!

難道…

張一蛋死了?

我有些難過,小伙伴死了,自己和郁小雪現在也像戲台上的小丑,正在被外面那群‘東西’觀察著,沒準一會也要報銷在這了。

我幾乎想要去把門關上,可我根本不能離開原地,媳婦姐姐緊緊拽著我不讓我過去,這算是直接的限制我行動了。

我正想著其他辦法,兩扇門卻吱呀呀的開始亂響起來,我陡然看向外面,李叔李嬸和一群屯里的人都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青灰的臉上說不出的妖異。

“燒香!”看著灰盆里的最後一根香燒完,我趕緊讓郁小雪讓香繼續燃燒下去,至少要撐到明天天亮再說。

郁小雪在我到來後,似乎也清醒了不少,察覺到了狀況的不妥,她的小身板顫抖著,哆哆嗦嗦的就拿了幾支香,點燃。

這次的香和我燒的一樣,詭異的長短不一,仍然是‘惡事香’今晚看來我們兩人是不能善了了。

香燒著後,周邊的陰風緩了下來,而門外的一群陰魂也不再躁動,重要的是媳婦姐姐的放手讓我暫時松了口氣。

可隨即我就猛然想到了郁小雪算是村里唯一活著的人,為什麼她也能在小義屯安然無恙?

“雪,你好好想想,外婆去世前都在做什麼?村里的…人,都在做什麼?這群…陰魂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我不露聲色的問她。

听我說了‘陰魂’兩字,郁小雪小臉霎時間沒了半點血色,抱著膝蓋坐在了我身邊。

“婆婆過世前兩天,就讓我們小義屯所有的人都收拾東西離開,我那時候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大人們就亂成了一鍋粥,家里有老人在家的陸續都走了,不過也有一部分老人念舊沒有離開。”

郁小雪尤有余悸的回憶起來,並看了眼門口的李叔、李嬸。

李叔叫李長坤,是屯里主事的屯長,他不走就正常不過了,而他不離開很大程度就會影響到大部分的人。

至于家里有老人的,那是外婆剛來時候就在小義屯住下來的人,她們都知道外婆的本事,而年輕人或許沒經歷過什麼邪事,因此對外婆就不存在什麼信任了。

“婆婆勸了他們很久都無濟于事,就讓我去勸爸爸,讓他去和李叔商量,可我去了爸爸都沒肯听我的,婆婆去世後,小義村就起了大霧,大家就開始感冒發燒,接著咳血。”

郁小雪胸口開始明顯起伏,隨後害怕的看了一眼門口正盯著屋內的郁根叔,疑惑的說︰“我記得我也感冒發燒了,不過後來,我睡了兩天兩夜,醒來就好了,爸爸好像也好了,只不過老是躲著我…”

按照郁小雪的說法,外婆的去世讓小義村的路大霧彌漫了,也是大家死亡的誘因,可在這個時代感冒發燒都能死人,那實在是有些荒誕了吧。

我不知道小義屯的人都死了郁小雪為什麼卻沒有死,但我很快就歸咎到了外婆身上,沒準她給了郁小雪什麼厲害的闢邪物品也說不定。

好比我身上那張通陰符,想起紙符,我立即就拿了出來,捏在手上,我嘗試著甩動幾下,下一刻,我和郁小雪幾乎同時都看到了外邊的陰魂魂體有些不穩起來,看來他們不敢靠近我們的原因很大程度這張符紙。

通陰符是純血繪制的東西,能通鬼神,避妖邪。

不過,我也明顯感覺到紙符比之前顏色暗淡了許多,看來這玩意雖然好,可也不大經用,等到它失效時恐怕就是我和郁小雪的死期了。

“那你有沒有見過這東西?”這幾天郁小雪都能安然無恙,唯一的解釋就是她也有這張符紙。

“是婆婆的通陰符!”郁小雪回答我,眼珠子卻瞪得大大的,捂著嘴巴。

她恐怕也看到了門口那群陰魂有些不穩的樣子,現在她還認為是人的話,就真是瘋了。

“看來你是知道這東西了。”我點了點頭。

“婆婆幾天前把它燒成符水…給我喝下了,好惡心。”郁小雪臉色白得可怕,她在努力消化外面那群東西確實是陰魂的事實。

我卻一拍腦袋︰是呀!我怎麼忘了這一茬!通陰符完全可以燒了沖水服下,時效倍增!現在這樣拿在手上裝模作樣,雖然威風凜凜,效用可是大打折扣了。

隨手就拿起了個一次性杯子,正想把通陰符點燃,可伸出手要點燃時,媳婦姐姐就拉住了我。

我猛然看向了外面,李叔李嬸此刻已經雙目圓凸,面目猙獰的露出了笑容,看來他們打算在我燃燒符紙的空檔里撲過來,到時候,就算外婆畫的門神再厲害,一群陰魂拼著不要命也能把我陰死。

趕緊把通陰符放回了錢包,我心道好險,差點貪心做了傻事。

郁小雪不明就里,問我怎麼不和她一樣,我只得推說我吃不慣這東西。

“香又要燒完了。”我讓郁小雪繼續燒香,心里也開始盤算起接下來的事來。

照通陰符的字符消失的時間推算,我最多還能撐兩三天,至于郁小雪還能撐多久我就不知道了,可看她現在的臉色決計也不會太久,畢竟一個人在全是髒東西的小義屯呆了幾天,不死估計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旦陰氣凌駕了她的陽氣,死期立即會來臨,這次就不會感冒了,直接就是咳血,小命休矣。

我琢磨不出辦法,因為我從來也沒遇到過這種事情,思前想後,我決定去外婆的臥房看看,如果能找到多出來的通陰符就最好,再不濟或許也能找到外婆遺留的關于這件事情的蛛絲馬跡。

所以為了救郁小雪,我不顧媳婦姐姐的阻攔,站起來就朝著外婆臥室走去,但只是一眨眼功夫,就給拉住了衣角。

我氣得要拉開姐姐的手,結果一陣瓷實的感覺傳來,我頓時心涼了半截︰媳婦姐姐呀,您也來湊熱鬧了?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