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武俠 > 生而為王陳君臨

更新時間︰2019-10-19 10:52:20

生而為王陳君臨 已完結

“万宝之争”的幕后:银行理财掀起了巨浪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我有一刀 分類︰武俠 主角︰陳君臨虞雅南

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生而為王陳君臨》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我有一刀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類型的小說,站為大家提供了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在線閱讀地址,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一劍,可平西境。一刀,可斬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鎮中州!吞龍戰旗插在哪兒,他陳不敗的蟒雀鐵騎便踏塵到哪兒!...展開

本書標簽︰ 古言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生而為王陳君臨 第2章 他姓陳,震北西方! 免費試讀

一片人海,刀出鞘。

刀芒席卷,震爍蒼穹。

阮昊整個人再也站不住,雙腿癱軟,“?紜!幣簧 苯庸虻乖詰亍/p>

他,只是一個小小的江湖人物啊。

縱使血拼,也只不過,數百人而已。

可面前,是整整......一望無際的人海啊!

2000公頃的巨大港口,都被人海圍堵的水泄不通!數不盡的刀,齊齊出鞘!

映射的整片港口,都寒芒閃爍。

阮昊他…何曾見過,此等場面?

這,簡直就是開仗對壘的氣勢啊。

“英…英雄!好漢…我錯了!我阮昊有眼不識泰山吶!我錯了!”

阮昊跪倒在地,劇烈磕頭認錯!

如此陣仗,如此場面。

他根本,惹不起啊!

“?紜紜.....”阮昊後方,那群小弟們,也齊齊跪倒在地,紛紛用力磕頭求饒!

陳君臨眸光平靜,一身西裝筆挺,就這麼…立于游輪甲板前。

“你方才問我,叫什麼名字?”

“現在,我可以告訴你。”

他單手負背,右手端著那方黑布物體,一步一步,朝著游輪台階下走去。

“我本姓陳,名君臨。”

“字,不敗!”

轟~!

當听到,‘不敗’二字!

甲板前,幾乎所有人,都如雷震顫!

或許,沒有人,認得他的本名。

不敗?陳不敗!他,叫陳不敗啊!

那阮昊的身軀,驚恐顫抖。

他的雙腿間,一股溫熱尿流涌出。

他,被嚇尿了!

身後一群小弟們,也驚恐駭然,跪倒在地猶如螻蟻般顫抖。

所有人,都面色煞白啊。

而,甲板前,那名老人,他拄著拐杖,蒼老的軀體因為激動而顫抖。

陳不敗…

這世間,又有幾人,敢封字......為不敗?

蟒雀吞龍,不敗至尊!

橫掃千軍,氣吞萬古!

陳不敗!

他姓陳,君臨天下。

他姓陳,震北西方。

他一步一步,自台階而下。

就這麼,走下游輪。

而在其身後,游輪上,所有人都如雷顫抖。

被那氣勢,給震的靈魂都在顫。

港口無盡人海中,一名身穿墨綠色戰服的男子,恭敬上前。

“蟒雀鐵騎…先鋒總教頭,寧罡,見過陳尊。”

男子恭敬鞠身,作揖行禮。他,地位極其尊榮。

可,縱使如此身份,他卻依舊,給面前的陳君臨…恭敬行禮。

“起身吧。”陳君臨左手衣袖一揮,平靜道。

得到親赦,那名寧罡,這才恭敬起身,腰桿筆挺,宛若刀刃。

“陳尊,您為何,搭乘游輪而來?”

“您若要回東方,我部眾之下,派遣飛機前去接您便是!”

寧罡恭敬。

的確,堂堂,至尊陳生。

他若要回東方,何須搭乘游輪?

一聲令下,戰機便出,親自護送。

陳君臨站在那兒,目光平靜幽幽。

“當年,怎麼出去的。今天,就怎麼回來。”

這,是他的回答。很簡單,卻也很平靜。

寧罡沉默。

當年之事,誰也不敢提之。

“陳尊......”寧罡正欲開口,結果話語卻被…陳君臨制止打斷了。

“三年前,便已不是尊,還是改口,稱我為先生吧。”陳君臨糾正道。

可寧罡,卻面色凝重,猛地作揖鞠身!

“一日為尊,終生為尊。蟒雀營萬眾鐵騎,仍舊以您為尊!您的尊位,還在蟒雀營最頂端…空置著。西境萬眾,等您歸來!”

陳君臨嘆了口氣。

“那女人,還好嗎?”

寧罡先是一愣,而後恭敬回答,“副尊坐震西境,無一敗戰。蟒雀鐵騎的不敗紀錄,未曾破之!”

陳君臨輕輕點頭。

而後,他又嘆息一聲。眸光所望,那一望無盡的人海。

“你等,不該來的。”陳君臨聲音嘆息。

“陳尊,您三年未歸,兄弟們,甚念,望您揮駕回西境,重新統領蟒雀鐵騎營!”寧罡鞠身道!

若非,西境太亂。

若非,這錢江城地域太小。

那蟒雀鐵騎萬馬,早已踏塵而來,迎接陳尊!

而今,那蟒雀鐵騎,雖未親至。

但,他們卻將…蟒雀吞龍旗帶來了!

旗幟,代表蟒雀鐵騎意志!恭迎至尊回中州!

“說了,改口,叫我先生。”陳君臨聲音平靜,一聲叱道。

此言,便已表明了他的態度。他,不再是至尊。

寧罡面色小心翼翼,這才終于,生硬的改口,喊了一聲,“先…生。”

陳君臨這才緩緩點頭。

“我此次回東方,乃是,為調查我義弟的死因。”他目光幽幽,仰起頭…眺望著遠方的蒼穹。

義結金蘭,歃血拜把,曾為兄弟。

一個月前,他的義弟,江南虞家長子,虞思凡,墜入錢塘江中,尸骨無存。

他死前,甚至都沒有機會…與義兄陳君臨道別。

死的蹊蹺,尸骨無存,死無對證。

而那一日,陳君臨身處太平洋海域,揮兵一戰,屠神斬尊。他來不及回國,更來不及得知這個。

最終,一代江南世族長子,墜入江中,徹底消亡。

而後,思凡的父親,虞靖江,也突然遭到逮捕,在押送的途中,遭遇車禍…車毀人亡,死無對證。

曾被譽為錢江城名望的虞家,徹底滅亡。

虞家,只剩下最後一個血親獨苗,思凡的親妹妹虞雅南,孤零零的活著。

待陳君臨得知時,一切已晚。

整個江南市,都將此事傳得沸沸揚揚。

而,關于虞思凡和父親虞靖江的死因,各路傳說紛紛。

有人說,虞思凡是為了保護親妹妹,最終畏罪墜江。

也有人說,他們父子是被人陷害而死。

更有者說,虞思凡…是被繼母甦倩…強行推下錢江,偽裝成自殺。

一切關于虞思凡父子的死因傳言,紛紛不斷。

而,虞思凡的尸骨,早就消失在了茫茫錢江中,死無對證。

一個月後。

今天,他陳君臨,踏上了這片三年未歸的土地。

只為,替死去的義弟,討一個公道。

“請先生吩咐!我等數萬鐵騎先鋒,隨時候命。為先生赴湯蹈火!”

“若還不夠,西方境外,千萬鐵騎籌集!待先生令下,縱使踏平這江南,又如何?”

寧罡面色凝重,鞠身喝道。

他蟒雀鐵騎,唯听陳尊號令。

三年前如此,而今,依舊如此!

“萬營人馬,駐扎在錢江城百里之外,不要引起百姓的注意。和平年代,不需要戰爭。”

陳君臨從遠方天際,收回了目光。

“你,即刻備車,調動千人營,隨我前去。”

“我要,去見一個故人。”

他聲音平靜,瞳宇間,卻隱隱散發出一抹銳利。

“是!”寧罡恭敬鞠身,立刻吩咐手下調派千營。

而後,寧罡又示意了一下游輪方向,“對了,先生。游輪上那人?”

陳君臨目光淡然,緩緩掏出一根卷煙,點燃。

“送他上路。”

而後,他轉身離去。

他說過的話,從不食言。

游輪護欄前,那名拄著拐杖的老人,顫抖著伸出右手,恭敬的…對著陳君臨的身影,行了一個標準敬禮。

下一瞬,在場無數人,齊齊回禮!

稍息聲,響徹半空。

那名老人的手,在顫抖,眼眶泛紅,淚水滾落。

有生之年,能親眼所見…蟒雀鐵騎!能親眼所見…蟒雀吞龍旗!

能親眼所見......不敗至尊!

他此生,足矣無憾。

而,與此同時。

前方無盡人海中,一整排迷彩作戰車,形成長龍。

數百輛迷彩作戰車,浩浩蕩蕩駛來。

一片迷彩軍綠色,震顫整片港口。

全戰地系列,梟龍越野車,防彈裝甲,防彈玻璃,可抵御大炮轟襲。

作戰車隊整齊的停在陳君臨身前。

下一瞬,所有車隊車門瞬間打開,數千人,如兵刃般,整齊一致,下車敬禮!

“參見至尊…”

人海聲,震顫上空。

陳君臨眸光環視車隊人海,緩緩點頭。

而後,他右手一揮,一聲喝,“取凶蟒面具。”

只見,寧罡雙手呈遞,將一副純金鑄造的面具,緩緩遞上。

面具,璀璨如金,整體造型,猶如一頭猙獰凶怒的蟒蛇!

陳君臨接過面具,將其緩緩戴上。

剎那間,似風雲雷動。

他那一身儒雅氣息,在瞬間消散。

轉而,被一股恐怖如海的血海氣息席卷。

黃金為模,凶蟒為型!

曾將修蟒逐,卻許蟄龍眠!

黃金凶蟒面具。

當世不敗至尊!

寧罡上前,恭敬的替陳君臨打開作戰車車門。

“先生,請。”

凶蟒面具之下,陳君臨眸光漠然,他右手端著那方黑布物體,緩緩跨上車。

寧罡替他關上車門,而後轉身坐進了駕駛座內。

堂堂一方總教頭,統領萬人。此時此刻,卻心甘情願,給陳先生當一名司機。

後方,無盡人海,齊刷刷上車。

整齊一致。

而後,在港口無盡鐵騎人海的矚目中。

數百輛迷彩作戰車,浩浩蕩蕩,駛離而去......

幾分鐘後,游輪上。

那阮昊和一眾小弟們等,是被擔架抬著離開游輪的。

因為,他們已經變成了尸體。

陳君臨說過,不讓他活著走出游輪。那便,絕不會讓他們活著離開。

他說到做到。

......

半小時後。

一輛迷彩越野車,緩緩停在了一處奢侈的豪宅府邸門前。

車門打開,陳君臨戴著金蟒面具,緩緩下車。

面具之下,他的眸光輕輕一抬,掃視著前方的宅院。

復古奢侈的中式豪宅,儼然氣派。

此時的甦府大門口,張燈結彩,豪車琳瑯滿目。

各路江南賓客們紛紛到來,府邸門前,人流絡繹不絕。

今日,這府邸中,似乎有什麼宴會舉行?

陳君臨眸光幽幽,望著這座記憶中的莊園。

一個月前,這里還是虞家的祖宅。

可,隨著義弟虞思凡和其父虞靖江死後。

眨眼間,這棟虞家祖宅,卻變成了‘甦姓宅院’

一切發生,太過蹊蹺。

虞家,滿門被滅。

只剩下,思凡最後一個親妹妹虞雅南,還留著人世。卻也,時刻遭受生命威脅。

而,就在思凡父子死後沒幾天,繼母甦倩卻突然跳出來,與虞家父子撇清了一切關系。甚至還當眾揚言…虞家父子該死,父子兩人利益燻心,犯下重罪,對不起這個家。

接著,虞雅南被趕出了虞家宅院。

而繼母甦倩,則趁此將虞家府邸,改名成為甦宅。

從此,江南名門,虞家煙消雲散。

只有一個新崛起的甦家,取而代之。

一夜之間,翻天覆地,改頭換面。

而虞家最後一個血脈,虞雅南,時刻遭受刺殺威脅。

似乎,不將這虞家滿門殺盡,他們根本誓不罷休。

陳君臨抬頭,望著這座極盡風光的府邸。

“你們這些卑劣世家…真以為,在這江南錢江城......能無法無天了?”

他指間輕顫,雙拳緊攥。

面具之下的他,已近三年,未曾動怒了。

三年前那一怒,西境潰亂,鮮血動蕩。

此時的他,沉寂許久。

可而今,這位當世不敗尊,神州最年輕的至尊,再一次…怒火將燃。

他深吸了一口氣,按耐下那無盡的殺意。

思凡死後,事隔一個月的今天,新晉甦家便突然舉辦了上市慶功宴。

短短一個月,從一個新晉家族,突然變成上市集團。這等速度和手段,簡直前所未有。

而甦家的慶功宴,舉辦地點,就在這改名換姓的甦府中。

府邸門口,甚至還掛著一塊喜慶的橫幅︰慶祝甦氏集團,A股成功上市!

陳君臨面具之下,目光幽幽,他右手端著那方黑色物體,就這麼緩緩邁步,朝著府邸大門口走去。

而此時,甦府門口的迎賓管家,也注意到了這個戴著金面具的神秘男人。

“先生,您是?”管家站在門口,目光疑惑。

此人,是來參加慶功宴的嘉賓?為何…要以面具示人?

“我來,見一個故人,她叫甦倩。”陳君臨平靜幽幽道。

嗯?此人…是來見家主的?

管家的面色微微一愣,“先生,請問您有禮宴邀請函麼?”

今日此宴,乃是甦家一對一實名制的邀請,閑散人員是不得進入的。

陳君臨緩緩搖頭,回了一個字,“無。”

管家的面色頓時有些冷下來了,此人,神神秘秘故弄玄虛,還沒有邀請函,怎麼看都像是來搗亂的!

“沒有邀請函,不能擅入甦府!閑雜人等,請自覺離去!”管家說完,便衣袖一揮,轉身跨進門內。

與此同時,數名甦府保安,也站在了門口,面色不屑冷嘲,下了逐客令。

可,就在管家剛跨步進門。

腳下的地面,卻突然微微震顫了起來。

管家停下腳步,疑惑的扭過頭去......

而後,他整個人…呆住了。

前方視線盡頭。

黑壓壓一片的車隊,緩緩浮現。

無數輛迷彩作戰車,形成一排長龍,如海般,而來!

數百輛車輪碾壓地面,導致整片地面,都在輕顫。

而後,整齊的一陣剎車聲!

如龍般的車隊,瞬間停下。

整個甦府,都被這一望無際的迷彩車海所包圍!

嘩啦!

數百輛車門打開。

一片墨綠色作戰服的人海,整齊下車!

一眼望去,視線所及之處…人海如潮!

寧罡面色鄭重,走到陳君臨身前,恭敬鞠身,匯報道。

“稟先生,千人營…已盡數集結完畢!封鎖方圓千米!無一人可進,無一人可出!是否強攻?”

隨著,此話落下。

前方人海,數千刀刃,齊齊出鞘半寸。

唰~!甦府門口的中年管家,身軀一顫,直接嚇得跪倒在地。

無一人可進,無一人可出?

強…強攻?

這?

這架勢......是要打仗的節奏嗎?

這區區一個錢江城而已啊......曾幾何時,出現過如此洶涌…一望無際的人潮啊!

甦府門口的數十名保安也直接被嚇得癱軟在地,驚恐顫抖啊。

面前,一望無際的人海…根本,分不清有多少人啊!

陳君臨帶著黃金面具,緩緩掃了一眼地上的管家。

“現在…我能進去了嗎?”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