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靈異 > 河神

更新時間︰2019-10-20 13:40:54

河神 連載中

河神

來源︰掌文 作者︰吵夜郎 分類︰靈異 主角︰沈潮曹汐

沈潮曹汐是《河神》這本小說的主角,作者是吵夜郎,接下來就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我家住在遼河邊,世代以捕魚為生。那年河里發大水,游出一條大鯉魚來,被村民吃掉後,可怕的事情接踵而來……太爺和爺爺先後為此丟掉性命,而同樣的命運再次降臨到我頭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河神 第11章 頭發 免費試讀

還沒等我把尸體翻過來,劉德海就認了出來,他都有些岔聲了,喊道,“元才!”

難怪大伙找遍了村子,也沒找到劉元才,誰也想不到,他居然在棺材里!

可棺材里裝著是劉元才的尸體,那麼劉元雙的尸體去了哪里?

劉德海實在承受不住,他捂著臉跪在地上。

他的三個兒子趕緊扶住他。不過兩天時間,他五個兒子當中,便有兩個丟掉了性命。

陳伯伸手把劉元才的尸體翻過來,他的模樣跟劉元雙差不多少。同樣的,兩個眼眶變成了黑洞,眼珠已經不見了。在他嘴巴里,塞著一片魚鱗。

跟劉元雙不同的是,劉元才的肚子被劃開,內髒都流了出來,難怪棺材里會有那麼多血跡。

看到他的模樣,大伙哄的一聲向後退去。這件事有些讓人難以接受。

因為大伙都親眼見到,劉元雙的尸體被放進棺材里,再用棺材釘把棺材給封住。

從那之後,就一直有人守在棺材跟前,不知道是誰,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劉元雙的尸體給弄出去,又把劉元才的尸體給放了進來。這似乎並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

劉聰也吃過紅鯉魚的肉,再想到背後的那片魚鱗,他被嚇得魂飛魄散的,嘴里說道,“有鬼!”扭頭向著山坡下跑去。

他腳下發虛,一連摔了好幾個跟頭,連滾帶爬的跑得沒了影子。

在場的都被嚇壞了,好多人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可怕的地方。

劉德海沉著臉站在墳坑跟前。最後只剩下包括劉家直系親屬在內的三四十個人。

我特意看了劉元才的手一眼,他的手指很整齊。我們在河神廟里看到的那根手指顯然不是他的。

關鍵時候,還是劉德海沉得住氣。他跟劉元化說道,“回去把裝老衣拿來,直接把他葬在里面算了,免得夜長夢多。”

劉元化答應著,跑回村子去拿裝老衣服。

我和陳伯這才從墳坑里出來。陳伯蹲在一邊抽煙。我站在他身邊,腦袋里也很亂。

劉德海微微嘆了口氣,也蹲在陳伯旁邊抽煙。他們兩個都沒有說話。不一會,地上就扔了一層煙頭。

過了將近半個小時,劉元化和才一起趕了來。看到另一個兒子那麼淒慘的死在面前,劉元化差點背過氣去。

劉元才和他媳婦一起幫他穿裝老衣。

過了將近半個小時,他們才把劉元才身上的血跡擦干淨,並把在山神廟里找到的那兩個眼球放進他眼眶里。

劉元才親手把他肚子上的傷口縫合。做完這些,她們才從墳坑里出來。

劉元才手里握著幾根長長的頭發,跟劉德海說道,“這些頭發是從元才衣服上找到的。”

頭發足有一尺多長,劉元才老婆是短發,那些頭發根本就不可能是她的。

難道是殺死劉元才的人留下的?這是唯一的一點線索。

只是當時守靈的人里有好幾名女性,想要知道是誰的頭發,並不是一件容易事。

劉德海沉著臉說道,“要是讓我查出來是誰害死元才的,我一定不會放過她!”

他把那幾根頭發收起來,指揮人把墳坑填上。弄完這些,大伙才逃命似的從墳地里出來。

回到劉家,陳伯拿出幾張符篆來,讓劉德海連同他的三個兒子,每個人帶在身邊一張。但願這些闢邪符在關鍵時能幫得上他們。

跟著陳伯回到破廟里,我心里也很沒底,輾轉反側的一直到了下半夜才睡著。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村里變得異常安靜,再也沒出過什麼事。

雖然沒找到劉元雙的尸體,可大伙心里多少踏實了一些,或許是陳伯的鎮煞符起了作用。

三天後,我跟陳伯告別,回自己家去住。干完活,我早早的把門關好,就休息了。

到了半夜時,一陣敲門聲忽然響了起來。我一個激靈坐起來,我也不知道,這種時候,誰會來找我。

我迷迷糊糊的從床上下來,走到門口把門打開。

可當看到站在門外那個人時,我的心差點從嗓子眼里跳出來。

那是一張腫脹成青白色的臉,比正常人的臉要大好幾圈,他的眼楮變成兩個黑洞,看著異常嚇人。

雖然他的臉浮腫得很嚴重,可我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是劉劉元雙!

我被嚇得扭頭就想退回房里去。可我的身體忽然像被定住了似的,居然不听使喚。

劉元雙扭頭向著大門外面走去,我也身不由己的跟在他身後。

雖然身體不停使喚,可我的神智還是清楚的。我就像夢魘了似的,一直跟他保持著一丈多遠的距離。

這個時候,村里人都睡覺了,周圍黑乎乎的一片。

劉元雙一步一挨的往前走,他每一步邁出去,距離都是一樣的。

我也很納悶,這些天來,村里人把整個村子翻了個底朝天的,卻一直也沒找到他的尸體,真不知道他藏在哪里。

看他所走的方向,應該是往遼河大堤那邊去的。

我忽然想起劉元雙跪在河邊死掉時的慘狀,難道我也要落得跟他一樣的下場嗎?

想到這里,一股寒氣從心底升騰起來,我身上起滿了雞皮疙瘩。

可我就像個傀儡似的跟在劉元雙身後。根本就什麼也做不了,只能任由他擺布。

高高的河堤出現在視野當中。這時候,劉元雙已經到了河堤上面。

他仍舊不緊不慢的向著河邊走去,一切都被我給不幸猜中了。

因為最近一段時間很平靜,大伙也都放松了警惕,估計不會有人來幫我了。

只是我更加納悶的是,按照陳伯所說,是鯉魚煞在控制著劉元雙的身體。那麼它應該去找那些害死它的人報仇才對。

而我不過是被迫吃了幾口魚肉,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我頭上來的。並且陳伯還給了我一塊闢邪的古玉,難道古玉根本就不管用嗎?

過了一個多星期時間,遼河里的水又退去很多,露出來的河灘上面長滿了荒草。

劉元雙直接向著河邊走去,我的心算是徹底涼了。看來我一點也沒猜錯,我的下場肯定會和劉元雙一樣。

劉元雙已經走到河邊,這里離他當初死掉的地方並不遠。可他並沒有停住腳步,而是直接向著河里走去。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