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仙俠 > 狐妖飼養手冊

更新時間︰2019-10-29 13:25:24

狐妖飼養手冊 連載中

泛海控股副总裁陈怀东因个人原因辞职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叼兔子的狐狸 分類︰仙俠 主角︰甦夭鐘無羨

主角叫甦夭鐘無羨的小說叫《狐妖飼養手冊》,本小說的作者是叼兔子的狐狸寫的一本仙俠奇緣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作為一只狐妖,甦夭的理想是︰混吃等死。可惜在遇見那個道士後,她的日常就變成了,“大爺饒命!”世人皆知,蜀山少掌門一心殺妖,造福蒼生,有他可保天下安寧。甦夭︰“呸!他坑蒙拐騙,連妖都不放過。”世人還知,...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狐妖飼養手冊 第4章 鬼畫符 免費試讀

她的耳朵已經竄出茸毛,用不了半柱香,就會徹底化為妖身。

倘若再趕不到自己的小院,恐怕道行稍高一點的弟子,都能輕易識破她的身份。

望著甦夭急切的身影,鐘無羨眉頭微皺。

還沒帶她到師門處領罰,腳下溜得倒快,真當這件事這麼輕易解決了嗎?

“小師妹。”

听到身後清冷的嗓音,甦夭差點哭了。

活讓她站住,她不敢違逆,但是再耽擱下去,小命難保!

想起那個死不瞑目的雪豹頭,甦夭顫巍巍地轉過身,一眼就瞥到鐘無羨身後的斜陽,幾乎快沒了......

她眼中不禁泛上一層水汽,卻不敢輕舉妄動,只好小心翼翼的試探,“師兄有何吩咐?”

瞥見她眼角的淚花,鐘無羨微怔,心中莫名一動,定定地看了甦夭幾眼,最終搖了搖頭,“無事......你記得按時還錢。”

“好勒!”

甦夭得了令,再不耽誤,轉身就往山上躥去。

一離開鐘無羨的視線範圍後,她立刻調轉方向,沒有走大路,而是挑了條密林繁多的小路。

此處本來是蜀山內散養靈獸的林子,名為百珍林。里面靈獸多,氣味也重,加上樹木蔥蘢成了一道天然的掩映。

百珍林里的低等靈獸,平時交給外門弟子飼養,甦夭正是擔此重任,因此對林子里地形無比熟悉,還自己開闢了一條專供她下山的小路。

順利避開其他弟子的視線後,甦夭偷偷潛回小院。

此時夜色完全涌了上來,一輪皎月懸在天邊,給此地灑下萬千道銀白的清輝。

甦夭上好門閂,轉身回到屋內,她的身體被月光一照,立即起了變化。

原本如瀑的黑發一寸寸變銀,像覆了層皚皚的霜雪。兩只長而尖的狐尾,悄然從發間鑽出,被窗外送來的夜風一吹,狐耳便如受驚般抖了抖。

甦夭從桌上拿起銅鏡,看了看自己的臉,便百無聊賴地坐下。

誰知剛坐,就發出“哎呦”一聲。

她皺了皺鼻子,尾巴從凳子上探出來翹到一旁,才重新舒服地坐好。

甦夭雙手撐腮,甩著蓬松如雲的尾巴,逐漸陷入沉思。

當今是一個亂世,各地烽煙不斷,戰爭頻發,人與妖怪的抗爭也越演越烈。

世間有三大捉妖門派,分別是蜀山,茅山,和無痕山莊。

蜀山為捉妖門派之首,像她這種妖力低微的半妖,對這三大門派本該敬而遠之。尤其是蜀山,混進來無疑于送死。

但在四年前,父親突然失去所有音訊,妖界盛傳他已經死去。

甦夭自然不肯信,她一路聞著味,找到了蜀山附近,可惜氣味到這里就徹底消失了。

直到來到蜀山腳下,甦夭才敢確定︰父親一定在蜀山,或者在蜀山里停留過很長一段時間,並且他沒有死,畢竟自己身上的封印還未解開。

想找父親,蜀山便是她唯一的線索。

可惜甦夭在這里混了四年之久,仍然是個外門弟子,內門更是一步都未踏足過。

想取得線索,談何容易。

甦夭嘆了口氣,神色悵惘,用手彈了下自己的狐耳,視線透過半開的窗欞,望向外面的皎月。

白天,她是普通的人類。

但每逢入夜,便會化為妖身,妖力也隨之大增。在月下修煉的話,進步神速。

然而今天遇到了鐘無羨,一路又驚又險,以至于甦夭到現在腿還有點兒發軟。

她決定偷個小懶,索性抬手關上小窗,轉身回屋睡了。

翌日。

華翠谷,是蜀山外門弟子集體修煉的地方。

今兒的功課是符,十幾名弟子站在草地上,每人身前都擺著一張長案,上面擱著黃符,筆墨等物件。

而在最角落,甦夭的長案前擱著厚厚幾沓子黃符,幾乎快將她嬌小的身體徹底淹沒在黃符後。

“師妹,今兒的功課也拜托你了。”

說話的人是三師兄岑沖,生得人高馬大,笑嘻嘻地擠在甦夭的長案前。他身邊站著個身體瘦削,五官陰柔的男人,是甦夭的四師兄,柳相。

這兩人平日與甦夭走得最近。

柳相拿起兩張黃符,開口道,“不會讓你白畫,這兩張黃符是送你的。”

甦夭皺了皺眉。

今天給的黃符......未免也太少了。

蜀山雖然每月都給弟子發放黃符、桃木劍等物品,但是數量並不多,用不了半個月就消耗一空。

甦夭的錢全是從每月俸祿里省下來的,手頭吃緊,便經常幫師兄師姐們做功課,從他們手里換些黃符。

而外門弟子里,最不求上進,每天都來拜托她功課的就要數這兩位師兄。

三師兄家里開鏢局,四師兄家里比較神秘,但也非富即貴。他們來蜀山,不過是圖個新鮮,因此對功課並不上心。

可是這段時間來,這兩人拜托的功課越來越多,給的黃符卻越來越少。

甦夭心中忿忿,抓過柳相遞來的兩張黃符,低頭應了聲,“好。”

岑沖嬉皮笑臉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師妹真是善良!”說罷,便和柳相勾肩搭背地離去了。

甦夭用食指沾了點兒符水,隨後懸在黃符上空,歪歪扭扭地畫了起來。

雖然被封印了妖力,但是她畢竟還流淌著妖怪的血液,因此哪怕是白天,體內的妖力也偶爾會泄出一點兒,而這種淡不可察的妖力,與道家術法相克。

所以甦夭每次修習這些捉妖術時,都極為費勁。

除了握不穩桃木劍,她畫符的功力,也與鬼畫符不遑多讓。

加上畫的太丑,還時常出錯,上次把爆火符化成了避水符,這次畫定身符,可不能再出錯了。

甦夭盯著一旁成品的定身符,全神貫注地臨摹起來。

......

暖風徐徐,雲淡天高。

用過午飯後,外門弟子們回到這里,各自站在長案後,等待師父檢查功課。

甦夭這時才匆忙畫好最後一張符,悄悄傳給兩位師兄後,立即規規矩矩地站好。

沒等多久,師父便過來了。

看著每人長案前摞得整齊的黃符,他露出欣慰的笑容,視線從第一排的長案上掠過,當瞥到岑沖案上的黃符時,面色卻突然一黑。

師父快步走過去,目光在那黃符上打量一番,又看到旁邊柳相的黃符。

兩沓子黃符,上面的字跡都模糊不清,歪歪扭扭,完全看不出它原本是定身符。

“岑沖,柳相,你們倆站出來。”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