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仙俠 > 彼時彼刻

更新時間︰2019-10-30 11:54:47

彼時彼刻 已完結

彼時彼刻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紫凰 分類︰仙俠 主角︰梵月鳳清霄

《彼時彼刻》是紫凰所著的一本仙俠奇緣類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彼時彼刻》精彩章節節選︰鮫人生而沒有性別,在遇到所愛之後決其性別,生死與共。冥海以北有個鮫人帝都,鮫王鮫後育有一子,取名梵月,五百歲那年,夫妻倆帶著孩子去西天听誦佛祖教誨。這廝開始還本分,專注的听著,後來實在困得緊,溜出去爬...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彼時彼刻 第五章︰曲中真意,夢里故人 免費試讀

若夙醉倒在桌上口中還在念叨著些什麼,鳳走過去把她的發別到耳朵後頭輕抱起她;一陣風吹過身後洋洋灑灑落了一地的木樨花。

他抱著她踏著滿地的木樨花,一如當年她踏著滿地菩提用盡一生的時間奔向他。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佛曰︰世間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長久、求不得、五陰盛。十方諸佛,皆已看透寫穿......

若夙這些天總覺得一些事情說不清道不明,她想得頭疼;思于此她也便不願多想了,扯了架上毛筆在紙上一筆一筆繪著幻影的容顏;幾番下來無論如何都繪得不像便索性扔了筆跑到了書房里頭找鳳去了。

一只銀白色的蝴蝶落在那墨跡未干的宣紙上頭,不小心染了墨逶迤的墨跡打花了那雙琥珀色的眼楮......

只見他倚在塌上執著佛經,長長的睫毛上頭灑滿了陽光;听到她進來抬起頭陽光灑進他琥珀色的眼楮里竟然有些佛的意味。

若夙晃了晃腦袋,把這些想法都掃了去一**坐在他旁邊不等他開口她便開始絮絮叨。

鳳,我這幾天不知道怎麼回事總覺得有幾分不對勁;幻影的事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我想啊!既然上天注定我會遇見他是不是這因果輪回千年前我們風州伙同八州剿殺鮫人,這是否是讓我補償消了這業障?她略顯憂郁的說道。

他起身放下經卷手很自然的撫上她的頭“你以前,從來不相信因果報應宿命這些的;這些天是怎麼了,想要修佛普渡眾生不成”

若夙若有所思“我也理不清楚是不是喜歡幻影,總有些說不出來的情緒困擾著我;我總覺得我看著他不自覺會涌上一股疼痛的感覺,又好像不是;確切的講,又好像是愧疚......鳳啊,你說我該如何是好啊?這般心境還是頭一次”

“乖,想做什麼就去做;我在你身邊,什麼都不要怕你不需要猶豫”他寵溺的看著她。

若夙躲開他的手認真的說“可此番不同,我自然是不怕生事的;我就是搞不清楚我到底對他持有什麼樣的感情啊!”若夙一臉糾結,把頭扎到了他懷里。

一千年前,鮫人帝後攜著唯一的孩子回到鮫人帝都。

族里都說那個唯一的王族,在去了一次西天後受了啟智幻化成了一個女孩;從此鮫人帝都有了公主。

而鮫人帝府上,一個小鮫在同一天幻成了一個男孩。

那個小鮫人叫做蕤影,因為自小骨骼清奇便訓練他習武讓他同公主一起長大;安排了他保護小公主。

千年前那場大戰,他拼死擋住如狼似虎的人類用生命護住了帝都唯一的公主。

他說“公主不必介懷,屬下愛慕您很久了;我們鮫人,一生摯愛一人與其同生共死;但我知道公主愛的不是我所以......好好活下去,帶著我對你的愛活下去......”

她萬念俱灰的看著那片天憤怒的嘶吼著,扯過他手里的刀深深看了一眼雲層里頭的銀發男子“影,可他並不愛我呢......”刺穿了自己的胸膛。

看著那個人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人,抬起無力的手“我終究,還是沒能讓你愛上我呢......”

想到這,鳳心口驟疼難以抑制的痛楚涌上心頭。

她當年那麼決絕,都是因為自己。

那是因為神看似無所不能,可實際上連愛的人都不能由自己選擇;更不能保護自己愛的人,對于神祗而言很多事只有對不對卻不存在能不能這個選擇。

若夙感覺到他的異樣看見他沁出了汗珠著急“你是不是了,我弄到了你的傷口是不是?”她慌手慌腳的去扯他的衣服卻被他拽到了懷里頭。

“乖,別動!我沒有”她乖乖的伏在他的胸膛上听著他的心跳莫名的溫暖和安心。

許久胸膛傳來一陣平穩的呼吸聲,是了這幾天她開始夢見了她的前世怕是都不曾睡好;思于此,他輕輕撫上她的臉頰說不出的柔情氤氳開來。

“這是西天蓮池,不可以玩的”一個銀發琥珀眸子的男子把手伸向她;她著了魔似的把手遞給了他。

“听話,別鬧!這些個佛蓮都是承了修為的此番被你這小鮫人一鬧騰少不了要折損修為我把它們扶起來渡它們一些修為,莫要胡鬧了”

他轉過身輕輕撫著那些佛蓮,池里的錦鯉都鬧騰起來了“好漂亮啊,听說他是九重天太子鳳清霄來西天修佛;好希望盡快修形在他身邊為奴為婢那該是修了幾世福分啊......”

蹲在池邊的小鮫人撇著嘴用魚族的話凶巴巴對著那群錦鯉說“他是我先看見的是我的人,你們要敢打他的主意我就吃了你們”說完了還亮了亮尖利的獠牙嚇唬了它們一番。

小錦鯉們不以為意“他是九重天太子,豈是你一個小鮫人高攀得上的真是不自量力”

小鮫人雖一臉不甘心卻還是由著鳳清霄提了過去“別鬧了,你同我說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沒有名字,我們鮫人只有在遇到所愛之人才能幻化性別;我父王母後都說了要我以後自己選擇名字”

鳳清霄勾起唇笑著說“你若是幻成一個男子必定是萬分俊俏的,若是個姑娘也該十分美麗;鮫人向來是以美貌出名的,更何況你生的如此漂亮”他伸手揉亂了她天藍色的長發。

她躲閃著他搗亂的手“我一定會幻成最漂亮的姑,我要嫁給你!至于我的名字,剛剛听那些臭魚說你叫鳳清霄;那我就要叫凰”

思索了半晌她說“那個......那個自古以來鳳與凰都是眷侶,所以我就取名叫凰;對沒錯!”小鮫人一臉興奮開心。

鳳清霄一把敲在她的頭上“你倒是實在,起了個如此通俗的名諱;名字是要跟隨你一輩子的事情哪能由得你這般任性胡亂取個名字”

小鮫人一臉嚴肅“我才沒有任性,我們鮫人一生摯愛一人生死與共;更何況名諱,我下了極大決心想的名字一生都不會變的!就同我愛慕你一樣,也是一生一世的事說定了就不會改!”

鳳清霄頓了頓“去大殿里頭听佛祖教誨吧你父母該是在尋你了”轉身便走了,滿樹的菩提花轉眼開了又立時敗了只留下一地的白色菩提花瓣......

若夙揉了揉眼楮,瞧見鳳在她腦袋上頭認真的翻閱著佛經調皮的扯開了佛書卻冷不丁對上了那雙琥珀色的眼楮;像極了夢里那個人。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