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重生 > 田間有個相國千金

更新時間︰2019-10-30 20:04:14

田間有個相國千金 連載中

直击户籍新政下海南楼市:“商品房销量几乎腰斩”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酸奶桃 分類︰重生 主角︰林雲徐戎牧

小說主人公是林雲徐戎牧的小說是《田間有個相國千金》,本小說的作者是酸奶桃所編寫的架空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一睜開眼,她從相國千金變成了病懨懨的小村姑林雲。明明被爺奶賣給屠夫了,他們還整天上門搞事情佔便宜,大小姐林雲可沒有那麼好的脾氣,來一個掐一個,來兩個踩一雙,別想佔她的便宜!可是這個屠夫夫君是怎麼回事?...展開

本書標簽︰ 游戲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田間有個相國千金 第13章 今天的二爺好暴躁 免費試讀

“別動!”徐戎牧突然伸出手扶住了林雲的肩膀。林雲突然緊張了起來,忍不住屏住呼吸,甚至不好意思看徐戎牧的臉,只能假裝茫然道︰“怎麼了?”

“你的睫毛掉下來了。”說著,徐戎牧的手輕輕拂過林雲的臉頰,微涼粗糙的觸感仿佛落在她的心頭,讓她的心髒不由自主的縮了縮。

手心的柔嫩一閃而過,徐戎牧把手放下的時候,有些甚至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攆了攆自己的手指,繼而笑道︰“唐突你了。”

“沒有…”林雲尷尬的揮了揮手,大方的笑道︰“我們…我們畢竟是夫妻嘛…”

听了這話,徐戎牧看著林雲微紅的臉頰,目光有些火熱,死死的將她鎖定在眼楮里,道︰“我想問你來著,你把我挪到你的房間里,難道不怕我對你做什麼嗎?畢竟我知道,你也不是自願嫁給我的。”

“…”林雲有一瞬間的失語。這會兒的徐戎牧讓她本能的感覺到危險。她想躲開,可是這個屋子就這麼一點兒大,她又能躲到哪里去︰“我…比較…我相信你不會…不會強人所難…”

“我們既然是夫妻,也不算是強人所難,你說對嗎?”徐戎牧似笑非笑的看著臉頰通紅的林雲,心里仿佛有一頭野獸,隨時想要控制住他的手腳,迫不及待的把眼前可口的小東西擁入懷中。

“…”林雲此刻恨死自己了,怎麼好端端的就坐到了徐戎牧的鋪蓋上,跟他靠的這麼近也沒想過要避諱一點,這下好了,得遭殃了把!

這麼想著,林雲的手在袖子里揪成了一團,身子也緊緊的繃了起來。

徐戎牧見狀,索性挨到了林雲的跟前,沖她微微一笑,將她打橫抱起,放到了她的床上後,提起了她的洗腳水,頭也不回的出了門。

林雲︰?

為什麼自己松了一口氣的同時,會有一絲絲隱隱約約的失落?

林雲趕緊甩了甩腦袋,想把腦袋里那些奇怪的念頭甩掉的時候,院子外有人用力敲了敲門。敲門聲是很有規律的三長三短,林雲正想出去看看,徐戎牧的腦袋就探了進來。

“外頭冷,你在屋子里呆著。”說完,他也不等林雲有反應,關上了林雲的房門,自顧自的出去了。

林雲看著緊閉的房門,想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趴在門上仔細的听了起來。

徐戎牧安撫好林雲後,快步走到院子里,才一打開院子門,一個凍僵了的身子就直直撞了進來。徐戎牧不敢含糊,將人接在懷中就麻利的關上了門,上了栓後,一路扛著人到了地窖里,轉身去廚房又裝了個炭火盆拿上,一頭鑽進了地窖里。

林雲听了半天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心里也有些擔心,索性裹上了厚厚的衣服,踩著棉鞋鑽出了房間。卻正好看到徐戎牧端著炭火盆進地窖,幾乎是想都不想,林雲就跟了上去。

“出什麼事了嗎?”林雲知道徐戎牧是二殿下的人之後,大概也猜到了他一定有一些不方便說出來的事情,所以也沒想偷听,跟上去的時候就出聲含住了他。

正要地窖的徐戎牧听到林雲的聲音,動作停了下來,轉頭看向林雲。

只見裹得嚴嚴實實的林雲一路小跑到他的面前,小臉通紅︰“有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嗎?”

听了這話,徐戎牧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腦袋︰“你去拿幾個今天剩下的野菜窩窩吧,里頭的人凍得夠嗆,估計也沒吃飯。”

“好!”林雲二話不說轉身就跑。看著女人圓滾滾的跑過去那副笨拙可愛的模樣,徐戎牧原本有些冷硬的表情也柔和了不少。

推開地窖的門,里頭的人已經緩過來了。

“嚴清…參見二爺…”他坐在草堆上,瑟瑟縮縮的顫抖著看著眼前的男人,掙扎著就要起來行禮。

“出什麼事了。”徐戎牧伸手擋住了他的動作,還把炭火盆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今日二爺走後,王副將突然暴斃,軍醫查驗後發現,疑似中了北疆蛛毒。”嚴清說著,感受著撲面而來的暖意,當下覺得自己活了過來。

徐戎牧的手頓了頓︰“王力然?”

“是,發現的時候臉都已經紫了。”

徐戎牧沉吟片刻,道︰“傳我命令,全軍戒嚴,哨兵提為三時辰崗,另外,每日先鋒多派出兩隊,上午下午晚上各一次來回,雲盟國的進攻應當就在這幾日了。”

“那中毒之事不用嚴查嗎?”嚴清疑惑道。

此時,敲門聲響起。嚴清幾乎是瞬間就把手按在了自己腰間的劍柄上,卻被更加眼疾手快的徐戎牧按住了動作。

“我可以進來嗎?”林雲的聲音傳來。

徐戎牧幾乎是同時站起身,迎上前去,打開門的一瞬間就把林雲給拉了進來︰“冷不冷?”

“不冷,我穿得多。”林雲說著,笑嘻嘻的把手里的吃的遞了過去。徐戎牧一看,忍不住撇了撇嘴。林雲除了野菜窩窩還拿了兩塊給他明天上工準備的烙餅,當下有些不樂意。

“烙餅還好多呢!”林雲一眼就看穿了徐戎牧的心思,笑嘻嘻的說著,還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胡子︰“你們談事情把,我先回屋了。”

“好。”

送走了林雲,徐戎牧跟嚴清面對面坐下,萬分不願意的把手里的東西遞給嚴清,順便拿起了一塊烙餅在炭火盆上烤了起來。

“北疆蛛毒之事還有多少人知道?”徐戎牧一邊扯著烙餅塞進嘴里一邊。

“左副、我、還有一堂的幾個兄弟。”嚴清說著,順手翻出了一小壺酒灌了一口。自從徐戎牧在建田村住下開始,他們幾個就三不五時的過來串門兒,對徐戎牧的地窖里哪里有酒這回事兒,不能更熟悉了。“但是王力然突然暴斃,將士們肯定都有疑心。”

“此時嚴查,必然動搖軍心。”徐戎牧這般說道,嚴清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可是王副將若是死的這麼不明不白,豈不也是要動搖軍心?”

“你們不能放出口風說已經有線索了嗎?”徐戎牧橫了嚴清一眼︰“敲山震虎會嗎?安撫人心會嗎?什麼事都要本王教你不成?”

“…”今天的二爺怎麼這麼暴躁?

嚴清在心里默默吐槽著,頭也更低下去了。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