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靈異 > 與尸同行

更新時間︰2019-10-31 13:35:29

與尸同行 連載中

與尸同行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筆下風流 分類︰靈異 主角︰楊塵南雨憶

《與尸同行》是由作者筆下風流創作的靈異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與尸同行》精彩節選︰我被撈尸人從江中撈起,本以為會在壽衣店終老,再也找不回失去的記憶,直到有一個打著紅色油傘的女人和我做了交易.........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與尸同行 第九章 已故之人 免費試讀

我也不懂他這沒頭沒尾的話是在說什麼,說實話,我對這小子有偏見,誰知道他有沒有本事,架子抬得倒比誰都高,可黃大爺說的話我也不能不信,便打圓場說︰“回去再說吧。”

回去的路上,王許言總是回頭看,我估摸著是在打量這不靠譜的小子,李儒不知道感沒感覺到,一路上一聲不吭,就算是景姨和他訴說南雨憶的病情,他也一句話都沒說。

到了景姨家門口,李儒終于開口︰“你們倆別進去。”

他沒指名道姓,但看得分明是我和王許言,我本來就看他不爽,想也沒想便質︰“為什麼?”

他沒再看我,冷冷放下一句“嫌你礙事”便盯著門看。

“你…”我被李儒的傲慢氣得不輕,剛想開口說上兩句,便感受到衣角處有一股壓力,我看過去,王許言沖我搖了搖頭,示意我別和李儒起沖突,我便只能按耐下火氣,若這小子沒有本事,我非得教他好好做人。

李儒對景姨說︰“你一定要照我的吩咐行事。”

景姨自然連連應是,雖然心中仍對李儒存疑,可終究是希望李儒是有幾分真本事能救南雨憶的。

李儒讓她打門,不要出一點聲音,景姨照辦,掏出鑰匙打門,屋內靜悄悄的,那詭秘的彈唱聲也消失了,李儒和景姨走了進去,動作放得很輕,乍一听我只能听到景姨一個人的腳步聲,心中不由對李儒改觀一些。

我和王許言不敢進去,就湊在門口,雖然只是住了一晚,我卻也能發現一些異常,這屋子太靜了,尤其是南雨憶的房間,靜得有些詭異。

二人往南雨憶房間走去,南雨憶房間並不正對門,我們看不到里面的場景,只能听到景姨的敲門聲,“雨憶,是我,你開下門,你都這麼多天沒好好吃飯了,媽給你買了你最愛吃的涼拌菜,你開門吃點。”

我覺得這是徒勞,昨日景姨哭成那般樣子,也未有人開門,今天恐怕也難。

果然沒用,景姨的聲音更加急切,還帶了哭腔︰“雨憶,你給媽開開門,讓媽見見你,媽擔心你啊,雨憶,你看媽給你帶的涼拌菜,雨憶…”

“砰—”是踹門的聲音,我心中一急,便想沖進去,可最後還是忍住了。

景姨的哭訴聲停止了,東西掉在地上乒乒乓乓的聲音響起,夾雜在其中的還有古怪的叫聲,我握緊拳頭,準備隨時沖進去,正在此時,听到景姨大喊一聲“別傷害她!”

我和王許言壓著滿腹的懷疑,伸直脖子往里看,可惜什麼都看不到。

乒乒乓乓的聲音愈演愈烈,李儒冰冷的聲音響起︰“讓開!你想害死自己嗎?”

景姨尖叫道︰“她是我的女兒!你不準傷害她!”

就算人再傻,也能意識到情況不對了,我心中疑惑,這小子到底在搞什麼?

很明顯,王許言也是這樣想的,我們一同沖了進去,還沒到臥室,一個血肉模糊的身影就朝我們沖了過來,指甲閃著利色的光芒,不是南雨憶還是誰?

我下意識將王許言推開,尖銳的指甲抓在我的胳膊上,我的袖子竟然被直接抓破,皮膚上幾道抓痕清晰可見。

我還沒反應過來,南雨憶就越過我們,直接往門外沖去。

李儒面無表情地看了我和王許言一眼,“嘖”了一聲,一道黃符從他手中飛出,徑直粘到了南雨憶身上,南雨憶慘叫一聲,直直地倒在地上。

李儒關上門,低頭看著南雨憶,南雨憶幾乎動不了,身子卻不停地在顫,嘴里不停地發出嗚咽聲。

景姨哪里能見到南雨憶這副慘狀,便要跑過來,李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呵斥道︰“站住!”

景姨被他嚇住了,當真不再往前移動,只是用關切的眼神望著南雨憶。

李儒看向我,命令道︰“把窗簾拉上!”

我沒有遲疑,跑去把陽台上的簾子都給拉上,這窗簾的遮光性極強,客廳頓時變暗,南雨憶不再發抖,嗚咽聲也幾乎沒有了。

景姨臉上眼淚簌簌流下,“雨憶這是怎麼了?是不是被什麼不干淨的東西纏上了?”

李儒嘆了一口氣,“不是被纏上了,是她已經死了。”他臉上沒什麼表情,我卻意外地看到了悲憫。

我猛地看向躺在地上的南雨憶,她活蹦亂跳的,怎麼會是死了?就算她是死了,怎麼解釋她現在的狀態,是鬼?是僵尸?這麼荒誕的東西怎麼可信。

我都不信,景姨自然更不願意相信,只是她的否定中卻包含了一絲懷疑。

“你真的沒有發現嗎?腐敗的氣息,這是陰氣不能完全遮蓋的。”李儒說。

景姨聞言,崩潰地捂住臉,淚水從她指縫中一滴滴落下。

腐敗的氣息,我確實也聞道了,尤其是南雨憶身上和她房間那處最為濃重,可我依然不願意相信,實在是太荒誕了。

看著景姨崩潰的樣子,我安慰道︰“阿姨,您別听他胡說,南雨憶八成是生病了,哪有死人這麼生龍活虎的…”

景姨頭都沒抬,倒是李儒輕地看了我一眼,我從其中看到了輕蔑嘲笑,竟然還有一絲憤怒,我心中不快,正想和他爭辯,李儒卻不再看我了。

他說︰“她三月前就死了,只是心願未了,不肯離去,長久下去定損陰身,活會受到影響,你印堂已然發黑,若不驅逐,恐會損傷壽命。”

我冷笑一聲︰“你胡說什麼?你憑什麼說她死了?”

李儒不太想理我,淡淡說︰“你去看看她有沒有心跳。”

這的確是個法子,我看了景姨和王許言一樣,朝著南雨憶走去,我就不信了,活蹦亂跳的怎麼會是死人!

走到她面前,我方覺得有些為難,畢竟男女有別,心髒所在之處實屬有些尷尬,我猶豫了一瞬,伸手探向她的脈搏。

我找了許久,也沒找到她的脈搏,我不信邪,在她的另一只手腕上搜尋,依舊沒有,怎麼會沒有脈搏呢?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