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玄幻 > 醫毒魔妻︰夫君太氣人

更新時間︰2019-10-31 17:58:43

醫毒魔妻︰夫君太氣人 已完結

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教授牟阳灵病逝 年仅45岁

來源︰新雲棲 作者︰木木君 分類︰玄幻 主角︰淡羽染雲思修

《醫毒魔妻︰夫君太氣人》是由作者木木君寫的一本玄幻言情類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醫毒魔妻︰夫君太氣人》精彩章節節選︰淡羽染被雲思修一掌送入了禁閉室,關了起來,她在禁閉室半天沒有緩過神來,他竟然拿掌扇她!!!“我們這禁閉室估計也關不住她了,這要一生氣砸壞了可不好收拾了。”“打暈了。”“……”雲戍逸不可置信的瞥了一眼他...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醫毒魔妻︰夫君太氣人 無人生還 免費試讀

淡羽染開門後,可是她看到的不是原來熟悉的庭院和走廊,而是禁閉室里黑黑的高高的壓抑的牆!

她根本不在什麼沁嵐居的房間里!只是雲思修放置在禁閉室的一個幻境!是想她趟得舒服點?如果說前一秒還覺得雲思修有一點點良知的話,那在她打開門的一瞬間,就立刻土崩瓦解了。

淡羽染頓時怒火中燒,雲真兒都感受到她憤怒的氣場了,她看到了眼前的小周身迅速聚滿了超大的能力,若不是她在幻境里的房中,她都要覺得自己快被吹跑了。

正在淡羽染準備要動手砸了這禁閉室的時候,禁閉室的門,突然“轟隆”一聲開了。

淡羽染看見雲思修一臉淡然的站在門口,頓時迅速朝前沖去,她這次是一定要跟他大打出手了。

可剛飛出門外,在她的拳頭,就要踫到雲思修之前,有個人影突然擋到了雲思修的前面,淡羽染立即收起手,因為收得太急,整個人被自己收回的力道震得朝地上摔去。

就在她馬上要摔到地上的那一刻,有人接住了她的腰,她回過頭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雲思修,他仍是一臉漠然的望著她。

旁邊那位剛剛擋在雲思修面前的人,正是雲戍逸,什麼瞞著不會讓長輩知道,這不過都是她自己在痴心妄想而已!淡羽染非常努力才壓住自己的怒火,站穩後,立即從雲思修的懷里掙了出來,離得遠遠的。

淡羽染收好氣焰,走到雲戍逸面前抬手道︰“見過師父!”

她在幻雲府的時候,跟著雲戍逸學了幻雲府的劍術,所以也算是他的弟子了。

雲戍逸也沒回答,只是“哼!”了一聲,轉身便走了。

淡羽染便知道這是要去受訓了,但是她再也不是之前那個孩子了,她的這件事必須要去完成,她決定等下跟他們表明自己的決心,她師父也不是不講理之人,只要她證明了自己並不是個魔頭,他八成也是會放她走的,畢竟幻雲府不會管世事,她這也數私人恩怨。

三人一路沉默來到了大殿內,只有三個人的大殿顯得格外的空蕩。

雲戍逸端正坐在上庭位置,一言不發,滿臉嚴肅。

許久過後,還是雲戍逸先開口了︰“你練成了噬靈蠱毒?”

淡羽染知道雲思修肯定去查看了殤無門,她也知道他們肯定會問她這個,所以她並沒打算隱瞞,于是斬釘截鐵道︰“是!”

雲戍逸雖然心里清楚,但听到淡羽染脫口而出的肯定,他還是皺起了眉頭,又繼續嚴肅追問︰“何處所得?”

淡羽染微微抬手從容道︰“恕徒兒不能相告。”

雲戍逸瞪大眼楮,胡須絲都氣得發抖︰“近百年來都無人知曉此秘籍的還留存在世,想是你們祖先竟還為你們水塢島留了這條後路?”

淡羽染這下便不再無動于衷了,她緊了緊眸︰“恕徒兒無法相告,但我水塢島百年來無人再踫毒道是真。”

雲戍逸知道是問不出來了,他深吸了口氣,努力壓住自己的怒火,許久後,才沉聲道︰“是否有走火入魔?”

淡羽染沉默片刻,仰起頭堅定回答︰“未有!”

雲戍逸听後,手往椅扶上猛的一拍,怒目呵斥道︰“胡說!你小小年紀用短短五年時間就練成了噬靈蠱毒,竟未走火入魔,如此順當?!”

淡羽染也不畏,仍是鎮定道︰“事實確是如此,若不然,殤無門不僅僅是這個下場!”

“你…”雲戍逸氣得話都快說不出來了。

淡羽染不顧雲戍逸的怒氣,趁熱打鐵道︰“徒兒自知不會濫殺無辜,徒兒只殺當年害我滿門之人,請師父不要阻止徒兒去滅天聖殿。”

“哼!滅天聖殿?你好大的口氣!”雲戍逸冷笑道。

淡羽染見雲戍逸這樣的語氣,眼神更加堅定起來︰“徒兒自會盡最大的力,哪怕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也會去與天聖殿一戰,師父和幻雲府不必管我。”

雲戍逸語氣稍稍收回一點︰“哼,五年竟只想出個如此魯莽之行的法子,也道是心性未受影響?”

淡羽染不得不承認,在復仇這件事上她沒有多想,她這五年來每天心里念叨的目標就是天聖殿和殤無門,殤無門是動手之人,天聖殿是指使之人。

五年她都覺得忍得太久了,在動手殺殤無門的時候,在內庭她確實差點控制不住,說心性完全沒受影響是不可能的,只是不至于走火入魔。

淡羽染沉默沒有說話了。

“殤無門無一人生還。”

旁邊傳來雲思修淡淡的聲音。

淡羽染從思緒中出來,回過頭來,驚愕的望著雲思修︰“我並未殺內庭之人。”

見雲思修沒有再答話了,見她師父也沒有再應話了,只氣呼呼的沉著眸瞪著她,淡羽染沉思起來,她清楚的記得她當時因想起了自己的母親,頓時極其憤怒,但她還是控制住了自己,放過了那個孩子以及內庭的小弟子們。

莫笙當時在場,若是她失了心性他一定會阻止她的。

可是她又想到平常修煉的時候沒有異樣,但是在面對仇人,面對真正的殺戮的時候,她是否也能完全不受影響?她一遍遍想當時的場景,慢慢的似乎真有她殺那個孩子,殺內庭所有人的畫面,淡羽染凝眉閉上了眼,有些慌起來。

對了,她記起來她當時讓那些女弟子帶話,若是這點沒變的話,便可以證實她並未失了心性。于是她睜開眼望著雲思修急切的︰“我當時有給內庭的那幾位女弟子留了一句話…”

雲思修也沒看她一眼,只是淡漠的“嗯”了一聲。

淡羽染見雲思修確認了,心里的石頭放下了一半。可還沒等她完全放下,卻又見雲思修冷冷的補充了一句︰“寫在內庭的院子里,用她們的血。”

淡羽染頓時睜大了眼,她想起來了當時客棧人說面目猙獰的邪祟,想起來她問莫笙她是否有面目猙獰的時候,莫笙當時的猶豫,她覺得頭痛欲裂,眼楮也有些赤紅起來。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