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穿越文 > 穿越之拐個神醫做相公

更新時間︰2019-10-31 19:29:38

穿越之拐個神醫做相公 連載中

杨德龙:十年磨一剑 创业板优质成长股有望再出发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卿久 分類︰穿越文 主角︰憐雪伊安華生

新書推薦,《穿越之拐個神醫做相公》是卿久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憐雪伊安華生,內容主要講述︰現代女子一朝穿越成古代小姐,是福是禍?是緣是劫?憐雪伊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里,不思來時,不想去處,只想著,既然替代了這個人,便要代替這個人活的好好的。兜兜轉轉,自然而然,愛的人終會和憐雪伊得以廝守……...展開

本書標簽︰ 科幻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穿越之拐個神醫做相公 第一章 初來憐府乍到時 是緣是劫知不知 免費試讀

憐雪伊的目光此時聚焦在剛剛說話的青衣女子臉上。艱難開口“綠蘿?”青衣女子端著水一點一點喂給憐雪伊。“小姐,奴婢青荷。”話音未落眼淚卻已經流了下來。“雖然奴婢同綠蘿長得像,小姐也不能認錯啊。”

“青荷…”憐雪伊喝了幾口水,干渴的嗓子得到了舒緩“別哭…”

“瞧,奴婢哭個什麼?小姐能醒來,就是天大的喜事了,奴婢不哭。”自稱青荷的女子一邊哭,一邊說著不哭,眼淚卻流的更加洶涌。

然而此刻在憐雪伊腦子里的東西卻是“天啊!居然穿越了!因為拒絕潛規則被辭退,買醉後,一覺睡醒,居然就穿越了?開什麼玩笑?這也太神奇了!”

憐雪伊被青荷小心翼翼的扶起,“青荷,我是怎麼了?”不問還好,一問,剛剛才止住哭泣的青荷又哭進了憐雪伊的懷里。“小姐,小姐您以後,可萬萬別再生病了,嚇死奴婢了。”

“青荷不哭。”憐雪伊本想順一順青荷的背,無奈手上卻沒有力氣。待青荷終于平復了情緒,才開始慢慢的講了起來。

“小姐,夫人頭七剛過,您就因為過度傷悲,一病不起,病了的第二天就開始高熱,第三天就暈倒再沒有醒過來。這些日子以來,小姐每天只拿藥吊著那口氣。”

憐雪伊皺眉,問到︰“那我了多久?”

“三月余。”青荷回道。

“三月余?”憐雪伊皺眉,滿是不信,以古代這種落後的醫療水平,三個月,居然還沒有死掉?不敢相信…“三個月還沒有死?”憐雪伊無意識的小聲咕噥。

“多虧了少爺配的香。”青荷指向還在燃燒的香爐“咱們家少爺,那可是神醫!只是可惜…”青荷一副我不說了,免得小姐一再傷心的模樣,這卻更加勾起了憐雪伊的興趣。

“他,因為拒絕皇上的賜婚,被罷官,趕出太醫院,並且終生不得為醫。”聲音不知從哪里傳來,“誰?誰在說話?”憐雪伊突然警惕起來,掃了一圈屋子,屋里只有自己和青荷兩個人,正疑惑著。一個與青荷有著八分相像的女子領著一個長須男人快步進來。

“小姐…”綠蘿硬生生止住話里的哽咽,退到了一邊,請大夫請脈。

老大夫認認真真的將手搭在了憐雪伊的脈上,眉頭時而皺起,時而舒開,半晌,將手收了回來。好奇的︰“敢問小姐服的是何藥?”青荷回道︰“大夫只說我家小姐如何便好。”

“憐小姐身體已經大好,只是身體目前太過虛弱,暫時還需要服用薄粥輔以補藥,還不能吃過于油膩之物。”老大夫縷著胡子說,“老夫這就給憐小姐列幾種藥出來。”

“多謝大夫。”青荷示意綠蘿送大夫,而後忙吩咐著丫頭們,“碧蕪,快去告知老爺。翠萍,去府衙找少爺。”隨後青荷為憐雪伊掖了掖被子,“小姐,您等一等,奴婢去給您端碗粥。”

當屋子重新歸于安靜,那個聲音再次響起。“你問我是誰?你不知道你佔了我的身體麼?”

“你是這個身體的主人?”憐雪伊試著與那個聲音溝通,她只要心里想著什麼,那個聲音的主人就听得到,而後那個聲音也會出現在腦海里。

“嗯,不過現在不能這麼說了,這個身體現在是你的了。”我的?“嗯。”而後,半晌不再有話。

你…怎麼不說話?憐雪伊試著和她溝通,無果。

又過了一會兒,憐雪伊接著問︰你叫什麼?

“憐雪伊。”唔…倒是和自己名字一樣。

這是什麼時代?

“慶豐二十一年。”不曾听說過的年代。

你…?憐雪伊剛想問出來,青荷端了紫薯粥進屋。

“小姐,喝點粥吧。廚房新熬的。”

憐雪伊只得暫時放棄了和“自己”的交流,由著青荷服侍,小口小口的喝粥。

一碗粥未喝完,憐雪伊已經有了飽腹感,但見青荷喂自己喝粥時的興奮的樣子,又不想拂了她的意。正巧碧蕪跟在一個面目慈祥俊郎卻不乏憔悴的男人後面急急忙忙的進了屋子,憐雪伊順勢不再吃粥。

“雪伊…”男人奔向床邊,“你可終于醒了,剛去了,你若再不醒,爹可怎麼辦啊!”男人滿目的心疼憐惜。

“爹…”往事一幕幕突然涌入腦海,眼淚順著憐雪伊的臉頰流下,父女倆默默的抹著眼淚。

“老爺,小姐,快別哭了,小姐身子剛好,經不住啊。”碧蕪出聲阻止二人繼續流淚。

“可去請了少爺?”憐雪伊的父親憐鴻賀問青荷。

“翠萍去了,還未回來。”

“雪伊,皇上派為父兩日後去橫洲出巡,你在家,要听你的話,啊。”憐鴻賀摸著憐雪伊的頭,“好孩子,你終于醒過來了,真好。也該走的放心了。”

憐鴻賀說著說著,又是老淚縱橫。憐雪伊怕他過于傷悲,忙讓碧蕪將他送回房,囑咐他好好休息。

“雪伊,你也好好休息。趕緊把身體養好了啊…”憐鴻賀走前仍不忘叮囑。

“爹您放心。”憐雪伊應著。

憐鴻賀走後,翠萍回來,“小姐,府衙現在有案子,少爺脫不開身。他說晚上回來就來看你。”

“嗯,扶我出去曬曬太陽吧。在床上躺了這麼久,骨頭都酥了。”

憐雪伊在綠蘿青荷的攙扶下,在屋外緩緩的散步。

大約半個時辰,憐雪伊即便是有兩個丫頭的攙扶,也是再也走不動了。晚飯又喝了一碗粥,洗漱沐浴後,終是抵不過勞累,沉沉睡去。

睡夢中,憐雪伊感覺好像有一只微涼的手撫上了她的面頰,不自覺的往那只手處蹭了蹭。一夜無話。

翌日清晨,用過早餐後,憐雪伊又央著幾個丫頭扶著她隨便走走。順便听著幾個丫頭嘰嘰喳喳的聊天。

“小姐,昨晚少爺去看您,您可知道?”綠蘿問

憐雪伊茫然搖頭,“他何時來的?怎麼不叫起我?”

“少爺說,小姐目前嗜睡也是正常的,就沒叫您。還吩咐將屋子里焚的香換掉,換成冷梅香,小姐沒覺得屋子里的味道變了麼?”

幾個丫頭嘰嘰喳喳的說著,活力四射。

不過一天的時間,憐雪伊已經了解了這個家庭的大概情況。

憐鴻賀,憐雪伊之父,太子太傅兼御史大夫,為官清廉,正直不阿。膝下一子一女,發妻憐汪氏,于慶豐二十一年六月十四辭世,無妾。

長子名為憐君逸,曾官至從三品太醫院院首,後因拒絕皇帝賜婚,貶為庶人,終生不得為官。現為京城府衙仵作。

女兒憐雪伊,不過十六歲的小姑娘,琴技卻已名揚四方。

憐雪伊听聞“自己”琴技聞名,不由發呆,就憑她自己在現代時學的那點皮毛,怎麼把這件事情圓過去呢。

回到房間後,憐雪伊急忙找出琴來,準備練習。

也許是這幅身子的琴技實在高超,也許是這幅身子對彈琴這項技能還有著本能的反應,憐雪伊只是彈了幾遍單音節,又撫了幾遍高山流水,對手邊的琴仿佛就已經萬分熟悉了。

憐雪伊隨意的翻看著自己的小書房,大部分都是些《女訓》《女戒》當然也有《論語》等書目,偶然的她發現一首曲子詞。仔細想了想,居然是“自己”半年前所做。想著彈了听听看,憐雪伊輕勾手指,微啟朱唇。

“碧水映寒天,凌雲廝皎月,思空竹,憶往昔,空悲切。欲淚思還休,欲語淚先流,花依舊,人白頭,苦候天邊,何以解哀愁。”一曲唱畢,竟是滑落了眼淚,為何?

“伊兒怎唱的如此淒婉?”一個溫涼的聲音自外傳來。

一個身著靛青色長衫的男子走了進來,身上伴著淡淡的藥香。面容清俊,眉目溫和。

憐雪伊甚至沒有反應過來這個稱呼便脫口而出。這個曾經的自己,居然同兄長憐君逸的感情如此深厚!

“府衙沒事了麼?”憐雪伊站起,扼住話中的哽咽。

“嗯,為兄已把安大人這幾日安排的都做完了。先去躺下,為兄為你試一下脈。”憐父憐鴻賀朝堂事情甚忙,故而,憐雪伊平日許多事,都是由憐君逸教導。長兄如父,莫過于此。

“是,”憐雪伊低順眉眼,走到床邊躺下。待她呼吸平穩,憐君逸的手探上了她的腕。

幾個呼吸間,腕間的那抹溫度就已經離去。

“尚可”憐君逸又道,“父親明日下午便要離京去往橫洲,明日午飯,去花廳吃飯罷,一則送父親行,二則也是為慶賀你大病初愈。”憐君逸淡淡的說。

“是,”憐雪伊此時已經坐起。

“可以吃些清淡的小菜了,不必每日只吃粥了。但是藥還暫時要吃的。記得跟青荷說。”

“嗯。”憐雪伊點頭。

憐君逸看著憐雪伊,半晌,揉了揉憐雪伊的腦袋,說︰“那為兄就先走了。”

“慢走。”憐雪伊起身見禮。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