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言情 > 豪門絕愛亂心

更新時間︰2019-10-31 22:33:57

豪門絕愛亂心 已完結

老佛爷百货上海店开张:中国成拓展国际业务战略核心

來源︰掌中雲 作者︰化身孤島的藍鯨 分類︰言情 主角︰溫婉穆郁修

《豪門絕愛亂心》是一本非常不錯的豪門總裁小說,作者是化身孤島的藍鯨,主角是溫婉穆郁修,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她留學歸來,重逢的第一眼就被他關在房間里。他是身世成謎懷著血海深仇的年輕總裁,用盡手段將她囚困,“溫婉,這是你欠我的。”溫潤如玉的豪門公子,布下天羅地網,一步步引她入局。重重陰謀下,年少的愛情,終抵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豪門絕愛亂心 第12章︰不做他的玩物 免費試讀

第12章︰不做他的玩物

饜足後男人的聲音不似平日的清冷,慵懶性感卻又帶著恨意,“溫婉,你為什麼一定要逃?你就那麼不想做我的女人嗎?”

溫婉的神思還是恍惚的,木然地低下頭盯著他圈在她腰上的手,沒有感情地問他︰“穆郁修,你喜歡我嗎?或者說,你曾經有沒有那麼一點喜歡我?”

“你沒有。”溫婉不等他回答,便自嘲地說︰“你甚至裝作從來沒有認識過我,是怕我會糾纏你,才徹底和我撇清關系吧?那麼你現在只是對我的身體感興趣,想讓我做你的玩偶嗎?”

半天沒有听到男人回應,溫婉甚至感覺到貼在她背上的胸膛慢慢地冰冷下來,于是她的心也跟著冷了。

就在剛剛,他那樣不顧一切,真的讓她產生了錯覺。

原來男人可以把性和愛分得那麼清楚,清楚到在床上時你會覺得他是非你不可的,可**過後,其實任何人都可以取代你。

“我溫婉雖沒有錢,長得也一般,但我有最起碼的尊嚴,你們這些有錢人玩得游戲,我玩不起。”溫婉的臉色和唇色都泛起不正常的慘白,像是覆上一層冰霜,冷冷地說︰“你說得對,是我活該。現在完事了,請你讓我離開。”

穆郁修深不可測的眼眸里瞬間聚起驚濤駭浪,深處有難以言喻的痛,更有刻骨的恨。

“你說的對,你也只配做我的玩具。”他低笑出聲,胸腔震動著,那聲音邪佞而勢在必得,“不願意嗎?沒關系,我不強迫你,你總會來求我的。”

溫婉再次從穆郁修的聲音里听出了恨意,整個人止不住顫抖了下。

他恨她,因為恨她,所以他報復她。

但她不明白他的恨到底從哪里來,七年前分明是他放棄了她的感情,她沒有怨恨過他,他倒反過來報復她?

為什麼?溫婉剛張口想問,卻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穆郁修把她推下去,隨即她整個背部撞在地板上。

等到她從那種骨骼碎裂一樣的疼痛里緩過神來時,穆郁修已經大步往內室走去,只留給她一個沉默而孤冷的背影。

溫婉用力閉了下眼楮,止住快要淌下來的淚水,拿起他剛剛丟過來的衣服一件件穿上。

穆郁修從內室里出來時,溫婉已經離開了。

剛剛她在他身下時一只手掌不小心按在了那個仙人球上,手心鮮血淋灕,她的手傷了,他只是去拿藥和紗布的時間,她就已經逃得不見蹤影。

他不在乎她逃走,因為他總有辦法讓她主動回到他身邊,只是他此刻站在還殘留著她氣息的空間里,他卻感到心髒一陣強過一陣,抽搐一般的痛。

像七年前她逃開他時一樣,幾乎快痛得讓他窒息。

他在那里站了很久,拳頭握緊又松開,松開了又緊握,最後他把藥和紗布丟進紙簍里,她問他有沒有喜歡過她。

喜歡?

可笑,從她離開的那一刻,他就已經不再相信愛了,他對她只有被背棄的恨。

如今他想要的只是她的身體。

僅此而已。

溫婉回到家時已近中午,沈度和董唯妝並沒有回來。

她到廚房里打破一個碗碟後找到醫藥箱,把自己掌心上的傷處理了,回臥室洗過澡,照鏡子後並沒有發現什麼明顯的痕跡,她才躺回床上。

這一躺下來渾身的神經才完全放松,就感覺自己整個身子像是被重物壓過一樣酸軟,疲倦得連眼楮都睜不開,偏偏怎麼也睡不著,腦海里全是剛剛被穆郁修掠奪、她**著的場面。

溫婉恨透了這樣的自己,越想越難受,越想心越疼。

幾分鐘後,她猛地從床上坐起來,到處翻找自己的包,見包已經被沈度放在沙發上後,她下床跑過去,從里面找出藥瓶,倒了幾粒藥丸放到嘴里,就那樣直接咽下去。

過了一會兒她總算平息下來,躺回床上沒有多久就睡著了。

一時無夢。

再醒來時,外面傳來敲門聲,也不知道響了多久,一聲比一聲高,間或傳來沈度焦躁的喊聲,“溫婉!給我開門!”

溫婉每次睡覺醒來總要幾分鐘才能恢復心神,呆愣地坐在那里很久,才迅速掀開被子下床,疾跑過去開門。

門外的沈度面色蒼白得過分,嚇了溫婉一跳,“怎麼了?”

話音未落,她已經被沈度猛地抱住,壓抑的喘息聲響在她的耳邊,他嗓音嘶啞,“阿婉......”

溫婉的手抵在沈度的胸膛上,肌肉線條很硬實,繃得緊緊的。

沈度抱住她的一瞬間才突然放松下來,沉重的身軀壓著溫婉。

溫婉只好抽出一只手扶住門框,等他的呼吸慢慢平穩了,她又問︰“怎麼了沈度?”

沈度微微直起身子,只是兩條強健的手臂仍然緊緊箍著溫婉,埋首于她的秀發間,他的聲音很低沉,“你怎麼睡得那麼沉?還從里面把門反鎖上,我敲了很久你也不應我。我還以為你又......”

“我又怎麼了?”溫婉挑眉,忍不住笑說︰“我又不是什麼老弱病殘,磕著踫著就起不來了,你還擔心我死在......”

沈度的脊背又是一僵,溫婉的笑就那樣沉在嘴角,隨即變成了苦澀。

死?

她怎麼忘了。

父親去世後沒有多久,她暈倒在被自己反鎖上的房間里長達三個小時,若不是沈度發現後把她送到醫院,她就真的那樣一睡不醒了。

難怪沈度會嚇成這樣。

溫婉只覺得心里有什麼東西膨脹開來一樣,一陣迅猛的疼痛過後,卻是無輕松。

她反抱住沈度,淚水在眼楮里打轉,“我昨晚沒有睡好,剛剛在補覺。沈度,我沒事......真的,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沈度覺察到溫婉的異常,皺著眉頭把溫婉從懷里拉出來,看到溫婉用紗布纏住的手掌,他面色一變,“這是怎麼傷的?”

“中午在廚房打碎了碗,不小心割到手了。”

溫婉不知道沈度是本來就好騙,還是他很信任她,反正沈度並沒有說什麼,拽著她的手腕下樓,把她自己包的紗布拆了,再上好藥重新包扎一遍,他才放心。

溫婉坐在沙發上,沈度屈膝半跪在她的腿邊,她低頭看到他那張在燈光下顯得十分柔和,卻還是很立體深邃的俊容,只覺得心里暖洋洋的。

這邊沈度剛收起醫藥箱,董唯妝便提著從超市買來的食材進了門。

她和沈度打過招呼,轉眼看到溫婉手上的傷,也是細眉一蹙,心疼又嗔怒地說︰“多大的孩子了,怎麼還這麼粗心大意?以後你若是一個人在家,就去外面吃。”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