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仙俠 > 瓊華

更新時間︰2019-11-01 13:59:45

瓊華 已完結

瓊華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王芷麒 分類︰仙俠 主角︰洛染夜冥

主角叫洛染夜冥的小說是《瓊華》,是作者王芷麒創作的仙俠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修仙世界,她一出生就被當做恥辱,沒有脈門無法修仙?看我紅顏逆天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瓊華 第三章 塔外面 免費試讀

“哎,皇叔祖就不要叫了,”千陌明杰擺擺手,“我等修仙人士,早已了卻塵緣,這俗家的名稱,還是算了”“是,長老”枷翼肅穆回道。

校場里二公主和三公主的較量也逐漸進入了**,就听見各種火球,火術 里啪啦作響,兩位公主體力也漸漸不支,畢竟她們也還年紀小,而且脈術支撐是要靠經脈與世界的溝通,來將自然的力量轉為自己的力量,長時間的打斗對于她們來說也是極為吃不消了,兩個人都有些疲憊,脈術也比一開始弱小許多,空檔也就慢慢多了起來,三公主看準一個空檔,抽了一張五重水符咒,扔向了二公主。

符咒這個東西,一般來說弄不到的,因為符咒師非常少,尤其在火性脈術國家,有一張水性符咒,恐怕就是更稀奇的東西了,不過為了能贏取勝利,她們的母妃,和她們的師傅,都盡了最大努力來保證她們的成功,至于價格,雖然沒有長公主母親皇後家族的勢力,但各自也都是大家族出身,自然也是有家底的。

兩個人都是火性脈術,所謂五行相克,水性符咒的好處就是不用脈術觸發,且五重水性符咒,是一個遠超五重的水性修士,制作出的印記符咒,相當于一個五重水性修士的一擊,有這等東西一開始不用,只選擇在最後脈術都難以為繼的時候,可見用心險惡,果然皇家的孩子不能用一般眼光來看,雖然只有八歲。

果然二公主一見符咒大驚,迅速後退,但畢竟體力不支,躲過了大部分的觸發,但還是有一部分打在了身上,二公主一個踉蹌,吐出一口血,勝負已分。

“好,另一個進入我會的是三公主千陌紫盈”智炎首領一揚手,做了宣布。

三公主立即上來拜會,二公主拂上的手臂,眼里全是惱恨。一位教會長老上來檢查了兩位公主的傷勢,並用脈術進行治療。

枷翼上前拜謝智炎︰“多謝長老栽培”

“不用謝我,千陌紫,千陌紫盈,你們兩個以後就是我修仙真會弟子,要遵守我教會會規,回去以後,同其他國家的弟子比試,決定你們拜師級別,你們切不可好大喜功,要勤加修煉知道麼”

“是,長老”兩位公主同時回答。

這時有一個聲音;“我听說這烈焰國應該是有四位公主的,怎麼今天只見到了三個呢”

枷翼听了以後吃了一驚,隨即臉色陰沉下來,看向那位長老,長發俊顏,看起來很年輕,只有三十歲左右的樣子。

千陌長老忽然反駁︰“昊然,你從哪里听說的,枷翼怎麼會少報一位公主,你平時吊兒郎當不履行職責也就罷了,這等大事,還是不要出口胡言的好”

“哈哈,我胡言,我倒是想問問烈焰國的國王,你真的就只有這三個孩子嗎”昊然長老放下茶杯。枷翼臉色更加陰沉了,正待回答,智炎首領說︰“好了,你們兩個,平時過不去就算了,既然掌門派你們兩個同時前來,還是注意維護一點真會的面子吧!”

昊然摸了摸鼻子,“我倒不是想找茬,只是幾年前,明明教會里記載烈焰國皇子的石碑上,多了一個名字,只是忽然又消失了,雖然消失了,卻沒有皇族死亡的報告報上來,我倒是很好奇,這是怎麼回事呢”

智炎首領听到昊然長老說的這番話,也有些思考,雖然說平時不會注意一個國家里皇族子嗣多了少了的問題,不過這也的確很奇怪,這種皇族子嗣出生及死亡的事情,總該報上來的,可以這樣說,我看不看是一回事,但是你得報過來,規矩就是這樣。

智炎長老沒有回復千陌長老的話,只是淡然的開口,“我們回去一定會查看,如果此事為真,你恐怕難辭其咎”枷翼心里一顫,知道躲不過去了,隨即回答︰“小公主身體嬌弱,就沒有讓她特別學習什麼脈術,只是怕有礙各位長老的觀瞻罷了”

“哼,按年齡都六歲了,就算沒有脈術,年齡也不錯,可以看看潛質麼”昊然涼涼的開口。枷翼看了看智炎的臉色︰“既然如此,我這去帶她過來”

洛染也許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這一天,那天冰塔的門第一次打開,而她,第一次見到自己所謂的父親。

之所以知道是父親,因為母妃異常的激動。

那是個身材偉岸的男子,相貌英俊氣場飛揚,那一天外面的光照進來迷了眼楮,所以迷了眼楮,沒有看到父親臉上陰沉的臉色,只看到了母妃眼里的欣喜,和略微發抖的嘴唇。

隨即母妃忽然看向她自己,穿了六年的舊棉衣,已經磨損的不成樣子,露出了大塊的里襯,雖然在洛染眼里,母妃仍然那麼美麗,但也許母妃覺得自己現在很狼狽,她一直在整理自己,頭發,衣服,覺得怎麼整理也整理不好的時候,只小心的看著對面的男子,嘴唇抖了半天,也沒有說出一句話,一個字。只是摸著那塊圖紋在的地方,那樣仔細。

枷翼皺了皺眉頭,這冰塔里竟是這樣的地方麼,黑暗,冰冷,若不是開了防御,自己身上的單衣對這寒冷都有些抵擋不住,對面兩個女子,一大一小,大的是顏妃,枷翼有些驚訝,這還是當年那個絕代風華的女子麼。

旁邊這個,應該就是那個孩子了吧,小臉雖然髒兮兮的,但看起來倒是比較像顏妃,她正眯著眼楮看著顏妃,身上跟顏妃是一樣的破舊棉衣,看起來這幾年吃了不少的苦,不過..........枷翼忽然閉了閉眼楮,若是死了的話,會更好吧。

略沉吟了下,想想今天的事,枷翼心里嘆了口氣,這孩子,如果忽然有了脈門還好,若還是沒有,恐怕,就得下定決心了,出了這樣的事情,若因此而影響國家的名聲,若是因此降了等級........枷翼看著面前的小孩,心里有了定數,“咳,你,你出來”

指著洛染說出這樣一句,轉身就走,顏妃麼。容顏不再,就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了,女人麼,還有的是。

洛染驚愕的望著那人的背影,讓自己出去嗎?母妃怎麼辦,洛染心里想著,腳上沒有動,隨侍不耐煩了,上前來拽著洛染,“走”

“等一下,我跟母妃告別”洛染揚起臉,小臉上全是倔強。

隨侍看著這張日後必定傾國傾城的小臉,不自知的松了下,洛染飛奔到母妃身邊︰“母妃,孩兒這一去,不知道能不能回來了,母妃要保重”

“染兒,”顏妃還沒有從丈夫的冷漠中回過神來,只知道丈夫要把女兒帶出去,帶出去做什麼?

看著抱緊自己的女兒,淚水撲簌簌流下來︰“染兒,染兒啊,听你父親的話,去吧,他當年沒有殺你,今天也定不會的,母妃在這等你,別怕,好嗎”

洛染點了點頭,顏妃從棉衣里取出那枚圖紋,對洛染說︰“染兒,這是你父親給母妃的圖紋,是皇家身份的象征,你拿著,這是母妃唯一能給你的,希望能保的你平安”

洛染攥著圖紋放進自己的棉衣里,對顏妃鄭重的磕了三個頭,“母妃,等我回來”洛染用袖子抹了眼淚,再看了看母妃,轉身出了冰塔的門,冰塔的門,再次被關了起來,顏妃在里面,淚水悄然落下......染兒,望你平安..........

沒有第一次看見外面世界的欣喜,洛染不知道迎接自己的是什麼,對這個突如其來的父親,並沒有什麼好感,她現在只是想知道,她還能不能回去同母妃在一起。

看著前面自顧自走著的人的背影,很寬闊,但是很冰冷,雖然他的衣服全部都紋著火焰。“你要帶我去做什麼”洛染開口問。枷翼停了一下,但是沒有回答,仍然繼續走。

洛染知道對方不會回答自己,便不再追問。雖然她還不那麼明白,但是也知道這個名義上的父親,並不待見自己。

來到一處宮殿前,枷翼吩咐,“進去吧,好了就出來見我”洛染看了看他,這時隨侍說︰“公主,請隨老奴來”

洛染跟著隨侍進去,看見一處溫泉,一眾侍女在旁守候,“公主請淨身,老奴退下了”洛染明白這是要給自己洗澡了,不過這麼多人看著還是不習慣,但侍女們已經七手八腳的把她的衣服扒了,把她抱進水里,開始為她洗身。

洛染皺了皺眉,不喜歡這樣,但是她是懂得的,沒有話語權的時候,就得乖乖的閉上嘴。所以她一言不發的只是在被扒衣服的時候,緊緊的抓住了那枚圖紋。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