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穿越文 > 嬌夫農妻翻身記

更新時間︰2019-11-01 20:57:30

嬌夫農妻翻身記 連載中

劳动力市场疲软会否让瑞典央行放弃加息的计划?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季如瑾 分類︰穿越文 主角︰童月汐顏如玉

《嬌夫農妻翻身記》是季如瑾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嬌夫農妻翻身記》精彩節選︰童月汐正享受度假,哪知一腳踩空,掉落懸崖……華麗麗穿越了。原主性本懦弱,為人做事把溫吞發揮到極致,愣是被後母一家子捧高,成了欺人之徒。親爹打罵在屋,外頭賣委屈的卻是後母一串兒。後兄設計,多次要把她賣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嬌夫農妻翻身記 第5章 給田氏圓謊 免費試讀

下晌,童俊裕下了地里,田氏去割草給牛吃,童月汐瞅了瞅另一頭關緊的房門,童顧盼要麼在睡午覺,要麼在做繡活兒。

又听了隔壁,沒傳出什麼聲響來,童修文童修凡約莫在睡午覺。

拖著咧著痛的身子爬了下來,盡量不弄出一絲聲響。

中門是打開的,童月汐忍著痛一步一步摸著走出去,再打開院子里的大門,輕掩上,朝著村子里的大夫那兒摸索著去。

她身上這傷要真順其自然,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好,到時候妨礙她的計劃。

童大夫家是世代的大夫,傳到這一代的童大夫手中,醫術更是青出于藍勝于藍,附近十里八鄉的人要遇上疾病難題,都會過來找他看。

路上遇著幾個村里人,見她臉色灰白,走幾步路沁得渾身是汗,都搖頭。俊裕家的二閨女向來就喜歡作,這又是作給誰看呢。

童月汐沒有理會,走不動了就在地上歇息會兒。身上穿著的衣裳單薄,開始沁出不少汗水混合著血跡。之前只看到前面的村里人,這會兒看到她的後背一片血,都吃了一驚。

圍過來詢問,“小汐,你這後背是咋回事,怎的血流不止啊。”

童月汐原本就沒有什麼力氣了,身上受了很重的鞭傷,出血也多,有些頭重腳輕,顧不及這些人的問話。

擔心這些人回頭去找了田氏童俊裕來,又或者把田氏那幾個子女引出來,再把自己拉回去,可不得哭死。

忍著劇痛和後背出血出汗燒著的灼痛感,加快了步子。

余下交頭接耳的人,“真沒禮貌,也不吭一句。”

“她都傷成這樣兒了,沒看到臉色灰白灰白的,嘴唇也是灰白的,頭上豆大的汗水吧嗒吧嗒流,自個兒都顧不過來了。”杜婆婆皺了皺眉,虧得那孩子能忍。

余下的人又說了幾句,卻是沒一人上前幫扶。

童月汐原本長得也好看,許多人的閨女沒那般姿色,巴不得多出些意外,光有臉皮子有啥用,名聲敗壞還有誰敢娶。

人都有嫉妒心理。自己的閨女長得比別人的差,見不得人家的閨女好。

到了童大夫處,他的夫在。由于傷在身上,又是姑娘家家的,童夫人主動包攬了給童月汐看傷口的活兒。

衣裳有些粘皮膚,好容易脫下來帶著一些已經結了的痂,撕開又是一陣痛。

饒是見慣了各種場面的童夫抽了一口氣,都是同村的,童月汐的為人她不好說,但傷的這般嚴重,好半天沒來,都快結痂了,要不處理妥當,回頭指定流膿。

心下暗驚,剛出去井邊打水還見著田氏,說是家里頭剛出來,要去割點兒草給牛吃。

瞅著這傷口不像是剛剛打出來的,那麼就是田氏一家沒給帶過來看,讓熬著呢。

心下懷疑,擔心想錯人,一邊處理傷口一邊隨口問,“小汐,這是外頭被打的?”要在外頭就說得通了。

“家里頭爹給打的。”童月汐明白她內心的想法,一臉純真地道。這張臉本就長得純真無害,這般說來倒是讓人不懷疑。

只這一句話,童夫人祝氏听了心下一驚。

那就是在家里頭打成這樣兒,居然不帶過來,已經失血過多了。

外頭忽然沖進來兩人,是童修文和童顧盼。

童顧盼水眸生霧,“二姐,說好我們取了銀子陪您來的,為何不等我和。你這不是不看重自己的身子嗎,都已經了,也就取個銀子的事兒。看又把自己折騰出血了。”

話語體貼至極,有些小小的抱怨,卻也是為了童月汐好,祝氏眼眸閃爍了一下,繼續手頭活兒。自家丈夫就是做這一行的,見多了她也能處理一二,尤其丈夫不便出手的。

“是啊,二姐你也不等等,娘去給你籌銀子去了,有童大夫在,你會沒事兒的。”捧了童大夫一把,說了童月汐不懂事,家里在為她的事情頭疼,她居然要抹黑家里。

祝氏心下一寒,這家子人,表面功夫很到位。童修文是不曉得她已經見過田氏了,在為她圓謊呢。

說是籌銀子,小汐這丫頭帶傷來,愣是沒人看見?他們的速度還能慢了小汐去?小汐已經到了好一會兒了,兄妹倆這才趕來,倒是抱怨起小汐來了?

估摸著是壓根兒沒打算帶童月汐來,見曝光了,方才圓話。田氏分明開心的去了割草,卻硬要說是去籌銀子。

童俊裕家的銀子還不差這點兒。

童顧盼一听童修文的話,有些著急,扯了扯他的衣角,“哥你去瞅著,回頭咱娘不知曉咱們已經送二姐來這兒了。”

暗示他去報信。童修文點了點頭,一臉關心,“二妹,你好好听從大夫的交代,莫要怕疼,好好忍忍,上了藥就好了。”諄諄叮囑。

童俊裕剛好放完水回到家,听完臉色就是一沉。

卻是比不過田氏,田氏今兒個是親眼見著祝氏的,還說了是去割草。就那賤丫頭身上的傷,瞞得住別人怕是瞞不住童大夫夫妻。

放下割回家的草,取了銀子和童俊裕趕往童大夫家。

“你這孩子,說過二娘很快就到家,到時候背你過來,省得一路挨痛,受罪了吧。”一臉慈愛的模樣,絲毫不提自己之前說去割草的話。

童俊裕從頭到尾虎著一張臉。

童大夫沒去思考那些,光顧著童月汐身上的傷,見打得過分,難免提了一句,“總歸自家閨女,下手輕點兒,這是要了她性命的節奏啊。”

童俊裕不吭聲,單單尷尬的笑了笑。

祝氏見了一家子的做派,心下不忍,到底是個沒孩子,這一家子都見不得她好,身上的傷拖了兩個時辰方才來,明顯是想讓她熬著,不給出這點銀子看。那些借口都是說得好听。

心下也看清了田氏一串兒的做派,都在賣委屈可憐,扮好人。

“孩子傷成這樣,該第一時間送來的,已經流了許多血了,得好好補補。”到底不落忍,祝氏還是開口了。

田氏心頭暗惱,“小汐,你該愛惜自己的,我和你盼兒妹妹好歹先暫時止住了你後背的血,遲點帶你來便好,哪成想你這孩子居然自己跑來了,掙得傷口越發裂開,你怎的這般不愛惜自己。”

說著痛惜的摸了摸童月汐的頭,對于她身上的傷口很是自責。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