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仙俠 > 娘子,我為你成仙

更新時間︰2019-11-02 11:18:26

娘子,我為你成仙 已完結

以色列"运毒女"被俄重判 以应美要求秘捕俄公民?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段敘蘭 分類︰仙俠 主角︰李絳攸陳細曼

火爆新書《娘子,我為你成仙》由段敘蘭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主角李絳攸陳細曼,書中主要講述了︰三百年前,天界小公主下凡游戲人間,與凡間美少年李攸發展出一段情緣,因仙凡有別終離散。痴情的李絳攸在仙人的指點下走上修真之路,偶然得到天界至寶奇書《神經》,憑著這一卷破書,成就地仙修為,終于有資格踏入天...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娘子,我為你成仙 第三章 成親 免費試讀

深夜,山風獵獵,樹影幢幢,屋內的人睡得香,屋頂的睡得死。這時,一道白影飄過…

正在屋頂做美夢的李絳攸翻了個身,突然覺得身子一沉,下面沒有著落,一下子就摔下去了,他只能驚叫一聲,四肢亂舞,只抓著一些茅草,重重落地。

 ,一聲悶響,沒有預期中的疼痛。李絳攸感覺身下軟軟的,睜開眼楮,正對上一雙驚嚇加驚恐還燃燒著憤怒的眼楮。

哎呀媽呀,他正趴在人家姑身子上!姑娘身著單衣,從他的視線看去,隱約可見飽滿的輪廓…

月光,從屋頂的破洞流瀉進來,照在纏綿相疊的少年男女身上,多麼美好的夜晚呀,如果他們是兩情相悅的話。

靜謐的夜里,突然劃過一道淒厲的慘叫,驚起林間休眠的鳥兒,了花好月圓的夜晚。如果在驚慌中的人兒能冷靜些的話,會看到屋頂的破洞有一道白影閃過。

嘿嘿嘿嘿,真好玩,白影一邊飄,一邊聳動著肩膀遠去了。

陳細曼的尖叫快讓李絳攸耳聾,情急之下他捂住她的嘴,腦子中只有一個念頭,別叫了別叫了。結果陳細曼真的不叫了,兩眼一翻暈了,被他弄得背過氣去。

冷風從屋頂的破洞灌進來,李絳攸打了個冷戰。

完了完了!他了!了!心慌意亂之下李絳攸竟然跑了。

陳細曼當然沒有死,在李絳攸落荒而逃後她就醒了。醒來之後的第一反應就是沖進廚房找 面杖,她要殺了那個登徒子。

李絳攸其實並沒有跑遠,他以為自己殺了人,驚慌失措下的第一反應是逃跑。但他的良知卻在譴責他的良心,于是決定折返回去好好把人家埋了,跪在靈前謝罪。

就這樣,一對冤家在林間小道正好踫了個正著。

“納命來!”陳細曼舉起 面杖以千鈞之力捶打過去,存心要把輕薄她的敲個腦袋開花。李絳攸呆滯了一下,眼角余光瞥見一道長長的影子向他壓過來,電光火石一剎那他閃身躲開了陳細曼的當頭一棒,咧開嘴傻笑。

她沒有死!鬼是沒有影子的。

有了這個認知他就不會乖乖任人宰割,放下心上的包袱他還擊得游刃有余。

盛怒之下,陳細曼的招式毫無章法,跟瘋魔亂舞一樣。反觀李絳攸,一招一式都使得那麼飄逸瀟灑,卓爾不群。正當二人打得熱火朝天時,一道白影從天而降。

白影插入戰圈,一手抓一人,輕易就瓦解了雙方凌厲的攻勢。

“嗯嗯,小伙子武功真不錯,有前途。”

“死老頭!”陳細曼拿 面杖捶向突然出現的人。

這白影,赫然就是鶴發童顏的三色老人。

“曼曼,你砍人應該去拿菜刀,我昨天才磨過。”拿根 面杖一點殺傷力都沒有,一點兒也不威風,這丫頭就是倔,怎麼教都不听。

“死老頭。”受盡委屈的陳細曼嘴一噘,撲進三色老人懷里號啕,“死老頭你快幫我殺了這個。”

李絳攸見這老頭的輕功高深莫測,不由膽寒,奈何手被抓著跑不掉。

三色老人卻眉開眼笑對他說︰“小伙子你剛才有些招數使得不對。”說完推開撒嬌的陳細曼,空出一只手比劃給李絳攸看,邊比劃邊解說。

李絳攸熱血上涌,感覺胸腔有一團火在燒。老天啊,終于給他找著要找的人了!

毫無疑問,三色老人就是為八卦四象門留標記之人,因為他會八卦四象門的不傳絕學。李絳攸是這樣認為的。不過三色老人極力否認,他說,“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不可能!”李絳攸不相信。

“年輕人,要有耐心,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三色老人神秘兮兮地說。

“我想知道為什麼?”李絳攸這些年來極力搜尋八卦四象門的下落只是為了弄清楚一件事,為什麼他要拼死拼活掙錢,只為了十年一次丟到路上讓別人撿?

據他死去的爹爹說,他們是八卦四象門的後裔,生存的任務就是掙錢,每十年一次把錢財丟棄。除了他們還有另外一支八卦四象門的後裔,那支的任務是每十年一次在江湖各處留標記。他的爹爹在十年前把家里最後一點錢財丟到路上讓別人撿去後就染病身亡,臨死還囑咐他一定要謹記祖訓,將祖先的遺命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我答應了爹爹,但是我不甘心,憑什麼我們家要承受這樣的宿命而無法自由地生活?”李絳攸那個辛酸吶,所以自懂事起他就立志要擺脫宿命,如果擺脫不了,至少要給他知道為什麼祖先會定下那個奇怪的祖訓。

“真可憐。”陳細曼听完李絳攸的傾訴開始同情起他來。李絳攸的祖先腦殼有病,居然讓自己的子孫辛苦掙錢給別人用,他們家祖先是。最奇葩的是,他們家子孫居然還遵守這等組訓,也是病得不輕。

還好,李絳攸沒有遺傳的病,他是他們家族里最正常的人。

陳細曼這邊廂在同情李絳攸,那邊廂三色老人卻爆了一個霹靂。

“曼曼,是我把李絳攸踢到你的床上的。”三色老人笑眯眯地告訴她一個驚天大內幕,陳細曼差點將 面杖招呼到老頭子頭上。

“前輩,請告訴我你為什麼做?”李絳攸已經不想去追究無關之事,他只想知道八卦四象門的內幕。

“我是想撮合你們嘛,你們這一路打打鬧鬧我看挺般配的,就給你們制造機會呀。小伙子,我家曼曼的身體你已經看過了,所以你要負責。”三色老人這一番話,瞬間讓兩個年輕人變成黑臉。

“小伙子,如果你能讓我徒兒嫁給你,我就告訴你八卦四象門的秘辛。”三色老人賊笑道。

陳細曼的心里是矛盾的,她很同情李絳攸,但不代表她得嫁給他。雖然,李絳攸人不錯,武功好長相佳,雖然,她的身子已經被他看過了…想到這里她一臉羞紅。

“曼曼,你已經不清白了,就嫁給他吧。”三色老人一臉賊笑。

---

什麼不清白?好像他們已經怎麼怎麼樣了,老頭子說的真難听。陳細曼捂著耳朵不听,一抬眼,正對上李絳攸可憐兮兮的哀求目光。

李絳攸知道,沒有理由要求一個姑娘為他犧牲,但是他又忍不住想求她。在他心里其實對她有好感,她那麼善良,還救過他。如果,她能嫁給他…他發誓會一輩子對她好。

心里話李絳攸不敢說出口,他只能將感情傾注到目光中,一直盯著人家姑娘看,努力“勾引”人家。陳細曼被他看得極不自在,那目光好像一團火,快將她融化了。

三色老人見兩個年輕人的目光“如痴如醉”的膠著在一起,心花朵朵開呀,看來好事近了。

“陳姑娘,”李絳攸開口了,“你可願…”

啊,不要說不要說!陳細曼撫著胸口,快承受不住了。不要說啊,她不知道怎麼回答他。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她自己都不知道。

“你可願給我一年的時間,讓我們好好了解。”李絳攸吶吶地說。

話音剛落,三色老人就哀號起來,為什麼要一年?他老人家一刻也不想等了。

陳細曼松了一口氣,含羞點頭答應。

“前輩,雖然我很想知道答案,但是我不想讓陳姑娘為我犧牲。如果我不能給她幸福,那就是害了人家,我寧願一輩子不知道。”

這就是李絳攸思考過後的選擇。一個令陳細曼感動的選擇。

********

時光飛逝,一年很快就過去了。

這一天,翠滿樓正在舉辦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新郎新娘正是李絳攸和陳細曼。他們拜完天地之後,儐相正要喊送入洞房,這時闖進來一個冒失少女。

“不行,你們不能成親!”少女粗魯地將新郎李絳攸推開,一把抓住陳細曼的手,拖著人就要往外走。

“你是誰?”陳細曼甩開少女的手,掀起蓋頭,瞪著這個不速之客。

“我是你的好姐妹,跟我走,我不會害你!你要是和這個凡人成親就真的要倒霉了!”少女急著又去抓陳細曼的手。

“胡說!我不認識你!”陳細曼打開少女的手,躲到李絳攸身後。

“陳細曼…”少女淚眼盈盈,“你竟然說這麼傷感情的話,噢,我的心好痛。”

“人家就是不認識你嘛。”陳細曼嘟嘴。

“姑娘,你是不是認錯人了。”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的李絳攸終于回過神,連忙把陳細曼搶過去,護在懷里。

“你滾開,我要帶陳細曼走。”少女又想搶人,不過這次李絳攸早有防備,伸手擋開了她的“爪子”

“姑娘,你別欺人太甚。”李絳攸正色道。

“今天我一定要帶她走,別逼我用強。”少女蠻不講理。

李絳攸瞪著少女,少女不示弱回瞪,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戰,空氣瞬間壓抑。良久,少女因眼楮酸澀眨了下眼皮,這場無形的交戰才結束。

“你沒資格娶她。”少女冷笑。

“難道你有?”李絳攸揶揄一笑,圍觀賓客也跟著哄笑。

少女漲紅了臉,窘在當地。

“姑娘,我真的不認識你。”陳細曼從李絳攸懷中探出半張臉,“我是叫陳細曼,我確定從來沒有見過你。”

“我叫李絳攸,是曼曼的夫君。”李絳攸挺直胸膛自我介紹。

“陳細曼,你做了凡人名字還是一樣。”少女神情復雜地看著陳細曼。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請你不要打擾我們。”陳細曼不想跟這奇怪的少女多糾纏,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可不想節外生枝多糾纏。

“有我在你別想嫁給這個凡人!”少女見陳細曼看她一臉陌生,尋思只有使出 了。于是,她清清嗓子,神色莊嚴道︰“我,富貴仙子羽?V,今日一定要帶回天界公主,你們這群凡人休想攔我!”

眾人鴉雀無聲。少女正昂首等著眾人敬畏跪拜。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