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公主府前桃花多

更新時間︰2019-11-03 09:42:49

公主府前桃花多 已完結

两者紧密联系 硬科技的科创板也有数字经济的软身段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千里相逢 分類︰言情 主角︰李若白慕雲輕

《公主府前桃花多》主角是李若白慕雲輕,千里相逢創作的這本小說,小說內容非常不錯,情節新穎,小說中的每個人物刻畫傳神,非常的精彩。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公主府前桃花多 第七章 免費試讀

魚怎麼會有刺?我問綠蕪,昨天吃的一根刺都沒有,今天端上來的為何這麼多小刺。

綠蕪上前看了看,解釋說︰“昨日是慕王爺特意拿快刀拆了魚骨,他那手絕活,旁人不會。”

正說著,陶管家進來傳話,周瀟來了。

來得還真快。

支走閑雜人等,我邀周瀟在臨水的窗邊同坐。

軒窗半掩,暮色半昏。

幾句客套過後,周瀟壓低了聲音,道︰“上回說的蓬萊閣小聚,和慕王爺商量著準備放在寒食後,家父也去,嫂嫂這邊可方便?”

果然不出我所料,烏胡和親的風頭剛過,朋黨們就按捺不住了。

“方便。”我答得再干脆不過,布了這麼長時間的局,也該到晾底牌的時候了,何時舉事,如何舉事,終于要有個分明。我微笑道︰“恭候多時了,若不是前幾日烏胡之事牽絆,早就該聚聚了。”

周瀟的神色動了一動,點頭道是,應承道︰“嫂嫂靈通,想必是已經听聞了和親駙馬之事。”

我笑言︰“不過是捕風捉影听到一些,沒想到烏胡使節的案子還沒有了結,烏胡就擺平了,也不知和親的是哪位將軍。”

我不過是隨口那麼一問,周瀟也就這麼隨口一答,“此事似乎有意不事張揚,只听聞駙馬是烏胡公主欽點的,想來是舊識。軍中那麼多將軍,朝中還有那麼多武散官,也都是將軍,就不知道是哪位有這個機緣了。嫂嫂要是想知道,我明日去向甦太傅打听打听,除了著禮部安排,皇上就只召見了甦太傅一人。”

“哦,除了禮部只召見甦太傅一人。”我不由忖了忖,回答說︰“那倒不必,早晚是要知道,又不是什麼關緊的事......”

該說的已經說了,周瀟起身施禮告辭。

蓬萊閣之約終于定下了,烏胡之事已經不足為慮了,照道理,我應該覺得一身輕松才對,但不知為何我就是覺不得輕松,反倒是,有那麼點說不清道不明隱約約的不安......

吃完飯,我閑來無事替那株一夜花開的甘棠修修枝。

修著修著,靈光一閃,我突然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安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甦棠他曾經出使過北境諸國,應當是有機會見過那個什麼烏胡公主。

要命的是,甦棠一表人才,公主一見傾心,正是人之常情。

更要命的是,甦棠身上好巧不巧兼了個歸德將軍的散官,不就正是甦將軍。

更更要命的是,甦棠尚未娶妻,又是個深明大義的性子,這等為國為民的事,他就算不願意也是斷然不會推辭。

林林總總加在一起,小皇帝為何只召見他一人,我想起昨日送他時,走在花徑里說起伐胡之事,他的回答當時听著摸稜兩可十分含糊,現在想來,分明是在說不會伐胡,他是早就知道和親的事了,早就決定以身報國了罷。

“綠蕪,備車!”

嗚嗚,如淳,你若是敢去當和親附馬,本宮就敢把反造了,立你為後!

天暗無光。

夕暮中,太傅府門口的大紅燈籠底下人影幢幢。

那個人,無論任何時候,我總能一眼認出來。他站在一頂華蓋馬車旁,轉身和什麼人說著什麼話。

再一看,他竟是峨冠博帶,穿著朝服。

大晚上的,穿這麼隆重,乘這麼隆重的馬車,這這是要趕去成親麼?

“如淳......”

我疾步走到他跟前,捉住他將去挑開簾子的衣袖,心道︰你不能去呀......

“這是......”

帷簾從里邊挑開,馬車里的人與我同時說出這兩個字,俱是一愣。

下一瞬,我的心猛地抽搐一下,瞬時放開了甦棠的衣袖。

“皇上!”我的臉也不由抽搐一下,腦子也隨之抽住了。

“參見公主。”身旁,甦棠對我行禮如儀,“天色已晚,公主這是?”

他總能讓我鎮定下來,即便是在這樣的時候。

我趕緊朝著馬車里的那位行了個倉促但絕對恭敬的見禮,道︰“太平恰好路過此地,有幸看到聖駕,特來問安。”

“哦?”李凌治勾指打著半邊帷簾,“原來你是特地來看朕的,朕還以為,你是專程來看......甦太傅的。”

我是奸佞,甦棠是忠良,不洽不容不兩立,我怎麼能陷他于不義,怎麼能在李凌治面前承認我是專程來看他的。

我牽了面皮道︰“皇上說笑了,太平確實是恰好路過,特來向皇上問安的。不過,除了問安,太平恰還有一事,想向皇上稟明。”

“哦?”李凌治想了想,道︰“此處人雜,那不如,公主上馬車來,到個方便處,向朕細細稟明。”李凌治說著,把簾子挑高了一些。

這這......與天子同輦,未免有點太過了罷,況且此地有甦棠,正是方便處。我于是道︰“事無不可對人言,太平以為此處並無不便。太平斗膽向皇上勸諫,和親駙馬一事,史無先例,不合于禮,恐有損國體,還望皇上三思。”

“哦。”李凌治挑眉,“听公主的意思,是舍不得甦將軍去烏胡和親?”

垂眸,眼梢處是一片紫色的衣袂,不舍得,所以舍不得。

我恭聲回了個是,“之所以舍不得是因為皇上痛失國之棟梁,太平實在于心不忍。烏胡地遠,風俗迥異,婚姻大事絕非兒戲,此一去便再無退路,與其為了一時意氣,貽誤終生,不如,趁尚可挽回之際,另謀良策。還請皇上明鑒。”身側的人寂靜無聲,不知他有否听進我的話。

“哦,原來公主是替朕于心不忍。”李凌治蹙了蹙眉,忽涼涼道︰“太傅以為如何?”

身側衣袂輕動,甦棠道︰“臣以為,能以和親化解與烏胡的爭端,實乃上上之策。凡事皆有舍有得,舍固然有所失,但不舍,便不得,取舍之道,當以義先。還請皇上和公主明斷。”

唉唉,我就知道甦棠是這樣,我側首看去,只看見他面目從容,亭亭立在燈籠底下,渾身都籠著光,出塵絕世一般。

“太傅甚是通達,朕心甚慰。”李凌治望向我,緩聲道︰“公主應該都听明白了罷。”

甦棠說得那麼明白,我怎麼會听不明白,情與義,舍情而取義,如淳啊如淳,你糊涂得那麼明白,讓我拿你如何是好。嗚嗚~~如淳~~你還沒有听過我未說出口的話,如此草率決定,你是要後悔的呀~~

我回視聖顏,正色道︰“太平知道甦太傅? 琶饕騫 姨騫 墑.....”

“太平!”李凌治忽沉下眉目,“你所言,朕深以為是,你所想,朕莫逆于心,但既然事主都已經去意已決,太平你還是要看開一些,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有些事還是順其自然罷。”李凌治看我片刻,別了目光,道︰“甦將軍以為如何?”

去意已決。我心,涼得很透。

身側,甦棠微攏衣袖,不動如山。

“回稟皇上,以身許國,末將義不容辭。”一道身影出于甦棠身側,“甦太傅已經向末將曉以大義。今日有皇上和甦太傅親自餞行,又有公主......”甦紹抬眸,深深看我一眼,“又有公主月夜相送,末將感激涕零,無以為報。”

甦紹,父皇曾為我指婚,卻未與我成婚的表兄。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