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穿越文 > 穿越之替身千金

更新時間︰2019-03-12 17:49:45

穿越之替身千金 連載中

创业板十年记:服务双创股权融资7468亿 存量改革起航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煙雨笑 分類︰穿越文 主角︰于靈楹司徒少欽

《穿越之替身千金》是最近非常熱門的一本穿越幻想小說,這本書的作者是煙雨笑,小說主人公是于靈楹司徒少欽,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于靈楹,一個聰明女子,因一場車禍而得到靈魂轉生,成為了南申國時代的貴族千金。她以靈魂附身的方式進入了女子身體成為了與她同名同貌的于靈楹。只不過她卻身染重病,為了救于靈楹,她的姐姐于琳然上山采摘靈藥不...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穿越之替身千金 第十七章 如何是好 免費試讀

“我到底是誰!”于靈楹哭著喊道,眼里溢出的眼淚打破殤的衣袖,一把破殤給問愣在了那里。

他以為于靈楹失憶了是好的,但是卻從來沒有想到過失去記憶的于靈楹會這樣的痛苦。

“好啦,乖哦,不要在想了。”破殤抱住了于靈楹,慌亂的安撫著,希望于靈楹可以冷靜下來。

“為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我什麼都不記得。”于靈楹哭著趴在破殤的懷里,大聲的哭著,企圖用這樣的方式來釋放出心中的不安跟恐懼。

平時牙尖嘴利的破殤此刻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笨拙的輕輕的拍著于靈楹的肩膀,希望這樣可以安撫住于靈楹,但是卻好像起了反效果,于靈楹越哭越大聲,直到把她的嗓子拉扯得沙啞了,才慢慢的停了下來。

終于哭夠了的于靈楹,紅著一張臉慢慢的離開了破殤的懷抱,看著破殤被自己弄得滿是鼻涕眼淚的衣服,更是害羞的把臉埋了下來,努力的在地上找著有沒有地縫可以給她鑽的。

“哭夠了?”破殤看著于靈楹的樣子輕輕的笑了起來。

于靈楹不敢抬頭看破殤的表情,只是點了點頭。對于自己剛才被一個噩夢給嚇成這樣的行為覺得很是丟臉。

“好啦。”破殤雙手扒過于靈楹的肩膀,看著她那雙哭得紅腫得像核桃一樣的眼楮,認真的說道︰“想要恢復之前的記憶嗎?”

听到破殤的話,原本還不好意思的于靈楹兩只眼楮一下子亮了起來,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嗓子已經完全被她給哭啞了什麼聲音有發不出來,一下子不知道怎麼辦,只得嗚嗚的叫著。

“乖,說不出了話就別說了,安安心心的睡一覺,剩下的交給我來想辦法好不好?”破殤看見于靈楹的著急樣,連忙拍了拍于靈楹的頭安慰道。

听到破殤的話,于靈楹皺了一下眉頭,不知道思考了些什麼最後終于點了一下腦袋。

“嗯,乖。”破殤心里面的石頭終于落下了地,微笑著說道。

“哦,對了。”破殤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不知道從哪變出來了一個青色的小瓶子,打開後遞給了于靈楹,柔聲的說道︰“來,楹楹乖,把藥吃了。”

下意識的于靈楹突然感覺這個場景很是熟悉,就像是曾經發生過一般,想到這里于靈楹不自覺的輕輕笑了起來。

破殤曲起手指,一下子敲在了于靈楹的腦門上,罵道︰“傻笑什麼呢,跟**似的,趕緊把藥吃了。”破殤一邊說著,一邊就把瓶子塞到了于靈楹的手上。

“苦。”于靈楹下意識的抗拒著,之前的經驗告訴她,要都是很苦的東西,至少上次劉明宏讓自己喝的那個就是苦得要命。

听言破殤狠狠的在于靈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罵道︰“你把我當成那些庸醫嗎?”

可是藥本來就是苦的啊,于靈楹嘟了嘟嘴巴,卻不敢把心里的話給說出來。顫抖的手指接過了破殤手里的瓶子,她可還記得劉明宏騙自己吃的那個藥燙,差點把她給苦死。

“不是毒藥,死不了你。”見于靈楹的態度,破殤咬牙切齒道。

“可是好苦嘛。”于靈楹嘟了嘟嘴巴,小臉上寫滿的委屈。

想他破殤做的藥可是千金難求,這小丫頭竟然還嫌棄。越想破殤就越氣,索性一把搶過于靈楹手中的瓶子,罵咧道︰“不喝拉倒。”

“不要。”于靈楹見破殤真的生氣了連忙一把搶過了破殤手中的瓶子,牙一咬,就把瓶子中的藥往自己的嘴里灌,想象中的苦味並沒有出現,而是一股清涼的液體滑過了于靈楹的喉嚨,除了清甜外還帶了一絲淡淡的藥香味。

“怎麼樣,不苦吧。”破殤看見于靈楹吃驚的樣子調笑著說道,聲音里的掩不住的得意。

“嗯嗯嗯。”于靈楹連忙點頭,想著自己剛剛還誤會破殤騙自己喝藥,臉不自禁的紅了起來。

“好了,喝什麼喝呢,反正是苦的,還來吧。”破殤得了便宜賣乖的伸出手做出一副真要把藥給拿走的樣子。

“不要。”于靈楹連忙護住了藥瓶,這個在她看來現在就是糖罐,她是絕對不會交出去的。

“逗你呢。”看見于靈楹護藥瓶像是護什麼寶貝一樣,破殤不自覺的笑了起起來,輕輕的拍了拍于靈楹的肩膀說道︰“好啦,趕緊休息一下,估計明天要有得忙了。”

“嗯。”于靈楹乖巧的點了點頭,連忙鑽進了被子,生怕破殤把自己的‘糖罐’拿走一般的死死的拽著瓶子,把瓶子藏進了被子里。

看見于靈楹的小動作,破殤無奈的笑了笑。敢情這丫頭是把藥當糖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破殤輕手輕腳的把門關上就走了出去。

“你來了。”破殤看著依靠在門邊的劉明宏,並沒有驚訝的表情,反而意料之中的說道。

“我以為失憶了的她是快樂的,卻一直沒有想到原來她這麼痛苦。”劉明宏的表情說不清是難過還是悲傷,斜斜的依靠在門上,其實從于靈楹開始哭的時候他就過來了,卻一直站在門口,不敢進去,他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她。

“我也沒有想到呢。”破殤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諷的笑,不過卻是在嘲笑自己,看見于靈楹的笑容跟肆無忌憚的時候他也以為這樣對于靈楹是最好的,卻沒有想到原來她一直在害怕,對于這個陌生的世界的害怕。

“你決定了嗎?”劉明宏看著身旁這個絕美的男子,輕聲的。

“你要阻止嗎?”破殤看著劉明宏輕聲的,其實如果于靈楹恢復了記憶,那勢必會離開劉明宏,回到司徒少欽的身邊。

“她可以快樂就好。”劉明宏閉上了眼楮,嘆了口氣說道。

是啊,自己從一開始就知道了,還說就算一輩子只能在她的身邊靜靜的守護著,自己也是願意的,現在只要她快樂就好。

劉明宏眼中的悲傷漸漸的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叫做苦澀的幸福。

原來愛一個人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後就真的可以成全。破殤看著劉明宏苦苦的笑起的時候腦袋里面突然想到上輩子听到的一句話,當時的他對這句話是不屑一顧。因為在他看來,如果愛,就是要不顧一切,而今天劉明宏的樣子卻告訴他,真正的愛,其實就是成全。

即便這樣的成全是讓大家都痛苦的事。

破殤無奈的嘆了口氣,唉,什麼時候他也可以遇到一個可以讓自己成全的人啊。

“好啦,先去睡覺吧。”破殤拍了拍劉明宏的肩膀說道︰“說不定明天就有得忙了。”

“嗯。”劉明宏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緊閉著的房門,就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時光總是在悄無聲息中流失,等于靈楹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了,看見太陽的光懶洋洋的照進了房間,一個身穿桃紅色衣服的女子站在于靈楹的床邊,把剛剛睡醒的于靈楹給嚇了一大跳。

“啊,你是誰啊。”被小蘿給嚇了一跳的于靈楹連滾帶爬的跑到了床最里面的角落,顯然對張開眼楮就突然出現的小蘿給嚇得不清。

“啊。”小蘿顯然也被于靈楹的突然反應給嚇得不清,尖叫著跳了開來。

“怎麼了?”听見兩女的叫聲,原本還在走廊上掛鳥籠的劉明宏把鳥籠一扔就連忙跑了進來,擔心的。

“小宏,她是誰。”終于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的于靈楹指著門口的小蘿。

“看我都忘記了,楹兒,她是小蘿,我的貼身丫鬟。”劉明宏拍了拍腦袋,尷尬的指著小蘿笑著說道。

“小蘿過來。”小蘿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劉明宏對她招了招手小蘿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朝自家主子的方向迎了上去。

“你嚇了我一大跳。”于靈楹在細看了一下小蘿發現對方不像壞人後,心里的石頭這也才落了地,抱怨著說道。

“我也被你嚇了一跳啊。”小蘿委屈的嘟了嘟嘴巴說道。

“怎麼會回事?”劉明宏看著都是一臉委屈的二人疑惑的,在房間里面她並沒有看到陌生的人啊。剛才听到兩女的叫聲,他還以為家里面來小偷了。

“我醒過來就看見她離我很近,我…我就被嚇到了。”于靈楹底氣不足的說道。現在想一下剛才自己是蠻大驚小怪的,不知道有什麼好害怕的。于靈楹越想頭就越往下埋,一副沒臉見人的樣子。

“我是被于小姐的叫聲給嚇到了。”看著自家少爺的眼神,小蘿這才說道,聲音同樣是底氣不足。早上剛剛接到自家少爺的趕過來的時候,少爺就讓自己的來找于靈楹了,原本看見自己少爺的時候那份開心的心情一下子就不見了。

但是當她進來看見睡著了的于靈楹的時候,她就愣住了。那張絕色的臉竟然被毀容了!因為懷疑,她就忍不住的趴下來想要看看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沒有想到于靈楹竟然在那個時候醒了過來,一下子就尖叫了起來,差點吧她的魂給嚇跑了。

“你們…”劉明宏看這這兩還委屈的樣子,就真的無奈了。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