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話本小說網 > 小說庫 > 恐怖 > 鬼燈

更新時間︰2019-07-05 16:41:16

鬼燈 連載中

鬼燈

來源︰快閱聯盟 作者︰南海校尉 分類︰恐怖 主角︰馬鯤沈翠花

主人公叫馬鯤沈翠花的小說是《鬼燈》,它的作者是南海校尉所編寫的靈異懸疑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叫馬鯤,八五年出生于山東省新泰市一個叫做龍泉的小村子,新泰很多鄉村山高林密,道路崎嶇,整個風氣比較封閉,龍泉村和有許多村子一樣都建在山坳里。龍泉村西頭有座廟,早些年香火鼎盛,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這座龍...展開

本書標簽︰ 武俠小說 穿越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鬼燈 第2章 一截繩子 免費試讀

“小鯤…”

“小鯤快醒醒!”

“…”

一陣急促的聲音從我的耳邊傳來,好像一直無形的手一下子把我從乎中拉了回來。

我听的真切,那是爸爸聲音,听到那個聲音,我心中一下子踏實了很多,“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爹娘!我在這里!我在這里!”我抬頭看到我爹和娘,那個吊死鬼卻不見了。

龍王廟里靜悄悄的,什麼都沒有。

我爹朝我腦袋上拍了一巴掌,罵了起來,你這小兔崽子,怎麼在這里睡著了,快點和我回家。

我哭著問,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

“你還好意思說。”爸爸怒氣沖沖的說,“我們見這麼晚了你還不回家就去狗蛋家找你,狗蛋那孩子全招了。小小孩不學好,居然扒人家女孩褲子,等回家看我不請你吃竹筍炖肉。”

原來是狗蛋把我出賣了。

“這孩子頭怎麼那麼熱!”我媽把手放在我額頭上試了試,一臉著急的對我爸說道。

我爸本來想抬手給我一巴掌,手到半空中,听到我話,就順勢把手放到我額頭上試了試。

我爸一摸我的額頭臉色都變了,連忙說,小鯤是發高燒了。我們快點回家。

“嗯,快點離開這里吧。”我媽看了一眼旁邊的棺材,渾身顫了一下說對我爸說,“給老村長磕個頭,你抱著孩子,快點走,別回頭。”

我爸跪下給面前的棺材磕了個頭,念叨起來,老村長,您一定要保佑龍泉村啊,保佑小鯤這些後輩。

我盯著眼前的棺材,心里一頭霧水,這棺材的主人是龍泉村曾經的村長。老村長死後為什麼不入祖墳,要葬在破廟里?

爸爸說完抱起我,走的飛快。我媽就緊緊的跟在後面。我感覺渾身無力,眼皮沉重的幾乎睜不開。我爸抱著我,我可以看到爸身後那個穿紅衣服的女人,手里拿著那根繩子,就跟在我們身後。我注意到她的腳似乎在飄。一雙紅彤彤的眼楮,一臉怨毒的盯著我,似笑非笑。

我心里如小兔亂撞,又驚又恐,我想告訴爸爸媽媽,可是渾身的力氣好像被抽干了一樣,我嘴巴怎麼也張不開,說不出話來,漸漸的我的眼皮垂下了,眼楮一黑,不省人事了。

無邊無際的黑暗,似乎沒有一點光,周圍一個人影也沒有。我站在原地不敢動,直感覺到一陣陣陰風直接吹入我的身體,讓我打了一個哆嗦,渾身都在顫抖。

爸爸媽媽呢?他們不是找到我了嗎?怎麼他們把我丟在這里?這里是哪里?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

我急得快哭了。

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向近,我嚇的盲無目的的跑。

四周寂靜的可怕,我只能听到自己沉重的腳步聲。

忽然傳來一陣女人的哭聲。

這個聲音我熟悉,因為我在龍王廟听到過,是那個吊死鬼。

哭聲好像從四面八方傳過來的,讓我有些驚慌失措。

“你為什麼要走,你要代替我。”

一陣冰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頃刻間仿佛一根冰刺扎進了我的後背。

我渾身一顫。雞皮疙瘩一瞬間就遍布了全身。

她來了!

那個吊死鬼!

我猛的回頭,看到那個紅衣女鬼就站在我的身後,紅彤彤的眼楮怨毒的盯著我。

看到她,我的心仿佛就要跳出來了。我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快跑。

那一刻我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拔腿就跑。

冰冷的聲音仿佛露出一絲嘲笑。

“跑?跑不掉的!這是你自己來找我的!”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我一邊哭著,一邊往前跑。

“別跑了!你根本跑不掉!”那個聲音無比冰冷,仿佛沒有一點感情。

“你不是要來替代我嗎?”

我哭了起來,大喊著,我不要替代你,求求你放過我吧!

“放過你!”那個聲音帶著一似嘲笑,“不行!你解下了那根繩子,那麼你必須替代我留在龍王廟。”

終于我跑的沒有力氣,我感覺一只蒼白的手一下子按住了我,接著一根繩子拴在了我的脖子上。

“啊!”我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直感覺繩子勒的越來越緊,我漸漸的喘不過氣來!

“哇!”

隨著一聲哭聲,我直感覺到天旋地轉,眼楮里忽然多了一絲光亮。

“小鯤,你怎麼了?”

熟悉而親切的聲音在我耳邊想起來,等我睜開眼楮,發現我躺在床上。爸爸媽媽都把臉湊在我的臉上。

“爸爸媽媽在這里呢。”

這一刻,我仿佛委屈到了極點,眼淚掉了下來,我“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嘴里喊著,女鬼…龍王廟里的女鬼,那個吊死鬼她要來害我。

“小鯤,你這是做噩夢了,放心吧,有爸爸媽媽在,誰也不敢傷害你。先把藥吃了。”媽媽把兩片白色的藥片塞進了嘴里,又喂了我幾口水。

有爸媽在,我的心里踏實多了。我覺得被窩里有什麼東西硌**,居然摸出一截繩子,沒錯,這就是我在龍王廟里看到的那截繩子,我嚇的把繩子丟出去,“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小鯤你怎麼了?”媽媽撿起繩子,“我怎麼不記得咱們家里有這麼一截繩子?”

“吊死鬼!”我哭的更大聲了。

“好了好了!小鯤快睡吧,媽媽這就把繩子丟掉。”媽媽把那截繩子藏到身後,拍著我的被子說道。

“媽媽,今天晚上我要和你們一起睡。”我想起吊死鬼那可怕的樣子,我實在不敢晚上一個睡。

“這孩子。”爸爸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到了半夜,我忽然感覺到渾身發冷,喊我媽要水喝。

我媽把手摸在額頭上,嚇了一跳,搖醒正在酣睡的爸爸。

“小鯤好像燒的更厲害了!”

“不可能吧。不是睡覺前已經喂他吃了兩片退燒藥了嗎?”爸爸一邊嘟囔著一邊把手放在我的額頭上上試了試,接著爸爸臉色都變了,“果然燒的更厲害了。”

我媽憂心忡忡的說,這孩子額頭越來越燙,咱們去他花大爺家打一針去吧。

我爸用手電筒照了照牆上的掛鐘。

“都這麼晚了,他花大爺早就睡了吧。不如我看明天早晨在說吧。”

“孩子還小,我听他剛才一直再說胡話,可別把腦袋燒壞了。”我媽擔心的說。

“好,趕緊走。”我爸听了我話,把將我從床上抱到懷里,轉身就走。我媽趕緊將床上的被子扯過來,裹在我身上,迅速跟了上來。

那時候生病一般很少去醫院,感冒發燒直接去找村醫往**上扎一針就好了。

我們村里醫生姓花,叫什麼名字我不知道,按照輩分叫他大爺。所以平時我都叫他花大爺。

村里的小孩子最怕的就是花大爺,村里有哪個皮孩子不听話,家長只要對皮孩子說,再不听話就讓你花大爺給你扎上一針去,皮孩子立刻變得老老實實的。

天色很黑,我也不知道這是幾點了,但是確實已經很晚了,左鄰右舍都熄燈了。村里漆黑一片,寂靜的可怕,偶爾傳來幾聲“汪汪”的狗叫聲。

而且周圍好像起了一層霧,我雖然裹了個被子,但是還是感覺到渾身發冷。我強打起精神,揉了揉眼楮,看到那個穿紅色衣服的女人正在我家門口,披頭散發,一雙紅彤彤的眼楮盯著我,嘴角咧成一個弧度,似笑非笑的盯著我。

是龍王廟那個穿紅衣服女人,她居然找到我家里來了,我該怎麼辦?

畢竟是個六七歲的孩子我嚇的把頭埋在被子里不敢看她,渾身瑟瑟發抖。

“這孩子怎麼發抖了。”爸爸真急了,他轉身對我媽說,“孩。我走的快,帶孩子先過去了。”

“爸爸,她跟來了。”我渾身顫抖的躲在被子里說。

“啊?誰跟來了?”我爸一愣,停住了腳步,疑惑的問我,“誰跟來了?”

“龍王廟那個穿紅衣服的女人。”我帶著哭腔說。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重生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